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第四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巅峰对话:新型城镇化

2014-12-08 09:39 来源:中国园林网 作者:毛怡群 项佳波

2014年12月7日下午,主题为“新型城镇化”的巅峰对话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厦门市规划委员会主任赵燕菁、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副院长李存东、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管少平、华侨大学浇筑学院院长龙元、AECOM规划+设计经济副总裁,大中华区景观设计总监梁钦东等来自行业的著名专家学者就“新型城镇化”的应有之义展开对话,围绕新型城镇化规划、设计及发展趋势展开激励讨论。中国建设报记者田子超主持该对话……

“新型城镇化”的巅峰对话现场

中国园林网12月7日消息:2014年12月7日下午,主题为“新型城镇化”的巅峰对话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厦门市规划委员会主任赵燕菁、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副院长李存东、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管少平、华侨大学浇筑学院院长龙元、AECOM规划+设计经济副总裁,大中华区景观设计总监梁钦东等来自行业的著名专家学者就“新型城镇化”的应有之义展开对话,围绕新型城镇化规划、设计及发展趋势展开激励讨论。中国建设报记者田子超主持该对话。

主持人:现在所有的演讲嘉宾演讲已经结束,进入论坛最精彩的环节,第一场是中国知名的专家教授为主,接下来隆重请出中国建设报记者田子超先生主持这一次的论坛。

主持人:各位嘉宾下午好!到今天流程已经是第二天了,台下还有这么多的代表,下面有请对话嘉宾。首先有请中国建设设计院有限公司副院长李存东先生、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管少平先生、华侨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龙元先生、AECOM规划经济副总裁梁钦东先生,北京巅峰制业李树萍女士,有请!

这一次对话的环节是新型城镇化,新型城镇化的话题是耳朵都听得长茧了,每家每户都在谈新型城镇化,但对于这个概念的理解和实现的路径,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和理解,我们现在认为从宏观的方面已经有了一个基调,但如何去实现,可能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见解,今天下午通过不同的专家来把这个概念阐述得更加清晰,厘清一些误区,使我们的新型城镇化能够更好地落地。

首先请李院长为大家讲一下新型城镇化的话题,他曾经有幸在前面一个场合里克强总理邂逅,克强总理在活动中提出了山水相恋的概念,由这个话题引出今天下午的对话,请李院长给我们讲一下克强总理那天是怎么谈新型城镇化的?另外现在城市的管理也从过去的城市增量管理向从量管理来转变,这个转变中生态景观又处于什么地位?

李存东:大家好!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做一个交流,上周28号在国家博物馆有一个人居科学展,在展会上跟克强总理有一个交流,那天克强总理强调现在世界经济发展两个大的推动力,一个是以美国的创新思维推动的高新科技的发展,第二个大动力就是中国的新型城镇化建设,那天做了一个强调,和大家的交流中,是从《诗经》开始谈起,男女问题是一个核心,逐渐延伸下来就是人居的问题,家庭要生活,生活有一个环境,所以他又强调人居环境的问题,也就是说人居环境的改善是新型城镇化重要的核心内容。也是一个根本的目标,今天提出新型城镇化,我们有学校、老师、同学,很多同行都在关注这个问题,从设计人员的角度去看,总理讲到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人居环境较差的改善,比如说城中村,还有广大农村农民就地城镇化的问题,中国还有一个中国东南和西北胡焕庸线,这是中国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西部64%的土地供养了4%的人,解决从东部发展到西部发展的平衡问题,这些都是城镇化要解决的重大问题,这些问题提出来我觉得作为我们从业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和挑战。刚才讲到了除了转移的问题之外,大量问题是城镇,原有的城市和农村怎么办。这个趋势非常明显,北京上海几个大城市目前都在面临这样的课题,我们也在做北京周边地区怀柔、昌平等等,它不是靠人口的增加去扩展土地,去提升土地的价值,再去转换成政府发展的资金来源,这样的闭合的渠道去推动发展,反过来我们现在要研究的是怎么样研究从量规划,在原有的基础上怎么样把城市建设得更好,这个问题比简单扩充土地量做增量规划的难度更高。我个人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包括北京,很多在研究什么样的产业要迁出去。从设计的角度,在这种存量规划的基础上,我提了两个碎片的概念,一个是城市角度应该着重关注碎片式剥离的机遇,在农村应该关注碎片式聚集的机遇。城市的碎片式剥离,就是亿人的生活环境要改善,现在城市环境面临巨大的挑战,包括APEC蓝能留多久,这个环境怎么去提升?这个是我们要面临的,同时很多产业带来的人流大量密集区域,比如说动物园批发市场的改造,新的城市大的城市会面临很多这样的问题。这些产业聚集的人群,以及它所附带的建设搬出去之后,剩下的碎片怎么处理,我想在座各位下一步都应该积极思考碎片式剥离带来的机遇,我个人觉得这正好是习总书记提到的看得见山,望得金水,记得住乡愁,这些碎片是承载乡愁的重要载体。今天的主题是让城市回归自然,这些碎片要高度关注,这可能是在座下一步都会面临的问题,碎片化剥离之后面临的寄托乡愁的景观设计。

碎片化聚集,因为现在大量农村一亿人就地城镇化,城镇化更讲究效率问题,现在很多农村是空心村,怎么样让生活更高效,还一些土地给农耕自然,这也是我们马上要面临的问题。很多项目也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解决怎么样去梳理新农村改造问题,原有村落如何改造的问题,这是我们未来面临的大方向,这是我们应该高度关注的。

1/41234>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吴志强副理事长:城市规划者在改变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