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第四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巅峰对话:新型城镇化

2014-12-08 09:39 来源:中国园林网 作者:毛怡群 项佳波

主持人:这一次大会的主题让城市回归自然,这个主题也是李院长提出来的,而且李院长提出两个碎片化,这也是非常深的思考,不仅仅是对景观,对于我们的城市规划,对于我们的建筑,包括城市运营和治理都是非常系统化的思考。大会的影响力,中午与一位西安同学交流,我说这个大会对你有什么启发?这个同学说,他是学城市规划的,通过这一次的大会,他前来聆听大师专家的点评,他说给我非常深的思考,而且之前在生态方面是单独的板块,但通过这一次的活动,也让他深深地理解到生态应该是贯穿到新型城镇化,贯穿到每一个环节当中,这对于行业的提高也是非常好的帮助。谈到教育,我们请管少平教授为我们讲一下学科的交叉和融合。

管少平:我本来想讲绿色基础设施在中国新型城市化背景下如何促进城市转型升级,其实教育的问题,前面几位专家都已经谈得差不多力,在欧美已经进行得非常好,我在高校只能谈我所关闸到的情况,还是有一些困难,我们没有做好准备,因为这一轮景观生态学,在传统园林上的转型才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国家专业语专业之间是相互不搭界的,我们的研究机制也没有做好准备,跨学科的研究机制在我们国家也表现得并不流畅。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个趋势在那里。以我们学校为例,在院校内部,系与系之间的合作,有时候很困难,也许是教育机制管理机制种种原因,通过产学研的方式,以政府指定项目的方式,政府的课题要解决,自然就找到相关学科的教授来组团参与,学生以项目的方式或者是以工作坊的方式,以工作坊的方式把相关院校老师拉进来。把学校不同院系拉进来,把各公司拉进来,在不同的阶段评定的时候,让社会各界来参与。我想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我还是充满信心的。

我这几年一直在研究,新型城镇化对我们来说都是新的,怎么做大家也不确定,但至少大家在各方面有体验,比如说我在做研究中,我得到了一些可供大家借鉴的东西,首先是我自己的家乡湖北省黄冈蕲春县,现在很多内地县政府为了发展产业,把前一批推举二线的产业拉进去,不管生态的问题,它得找地,就把各种方式把农民的地拿过来,把土地用若干经济手段买回去,给一家二三十万,农民有了这么多钱,他们觉得不用干活了,除了那么留下自己的无子,几乎所有的田地被置换出去,有钱了就买车赌博,因为没有其他的本事,等两三年把钱用完了,他们发现自己是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去打工,但他们是跟土地一起生长的,也有因此造成家庭离婚自杀的。昨天部长也讲土地城镇化比人口城镇化快得多,我认真是保守,因为这里面有一些模糊地带,东莞这个城市是一个制造业城市,在二十年间疯狂发展,它现在的经济体量非常大,东莞身价过亿的人非常多,不要以为穿着拖鞋短裤就没有钱,问题是有钱又怎么样?东莞的事实是土地严重重金属化,大家今天都谈生态治理,我没有那么乐观,我认为生态治理没有那么简单,棕地治理也没有那么简单,地下水都已经重金属化,就像败血症一样不知道怎么治,但这个工作也得做,东莞在六个镇有30.5平方公里的过去几十年各个镇的废水都是派像中间的地,因为是一个低地,现在东莞到处是工厂,地界就那么大,到哪里找地?这个时候注意到那个地方,它的污染无法忍受了,这个污染开始在扩散,那一片能承受的污染已经到饱和阶段,水发黑,土发黑,现在东莞单一的制造业无法持续发展,在国际经济结构变化的时候,就由不得它了,现在城镇化的要求,东莞各镇为独立发展,各镇之间的产业非常同质化,污染那么严重,低端制造业就越污染,这是恶性循环,他们在中国是最早利用这种手段的,07年开始做了最大的国家生态园,他的目的一个是集约化利用,第二是把生态搞好,三是通过生态恢复,因为高端人才高端企业在这样严重生态下是没有人肯来的,必须要盘活它,把各个镇通过生态网络,构建这样的联系,利用30.5的国家生态园,现在东莞非常漂亮,以生态园作为载体,把国际高端研发引进来,在里面带动它当地的制造,慢慢地向无高端制造业转型,再促进城市高地往农村高地进展中,带动农村网络的梯度。现在通过大量湿地公园,城市绿网,去年我到东莞,我才真正发现去年国际季生态园就聚集了27万多人,自身形成一个相互的产业生态,社会各阶层部类相互沟通交互,社会矛盾减少了,从弹性城市来讲,加强了生态弹性,也加强了经济弹性,加强了社会弹性。

主持人:现在中国经济到了新常态的时期,在新常态下如何挖掘新动力,可能是成为每一个城市管理者头疼的问题,之前为GDP的时候,是一高遮百丑,只要拿出今年的业绩,GDP增长了百分之十几,业绩就很有底气了,至于生态的问题,以后慢慢解决,这是可调控的矛盾,但现增长从高速变成中高速,城市如何转型升级,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这是一个城市市长在思考的问题,下一步就是怎么办,现在也有好的现象,就是大家不再说新型城镇化有什么模板,有什么典型,只是说适合走自己的路,这个理念的转变,可能本身就是社会的一个进步,下面请一位文化名人之后梁钦东先生讲一讲,梁先生是梁漱溟先生的嫡孙。当年梁先生说世界一天会比一天好,梁钦东先生说是谨慎乐观还带着隐忧,请梁钦东先生展开来讲一讲这个隐忧有哪些方面?

梁钦东:新型城镇化非常复杂,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有很多不是我们设计这个行业能做得了的,比如说现在土地的问题,土地如何置换、流转,农村土地如何进一步利用,现有的耕地很多废弃荒废,这些耕地符合复耕地,如何有效利用起来,未来需要进城的农民如何进行专业培训,让他们进城之后真的有工作可以做,有本事去找工作,我觉得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但这不是设计行业可以完成的。

从两个方面说,一个是从城市和未来农村的发展,无论是规划还是建筑,设计行业能做一些什么,从城市的角度来看,我们未来规划无论是大城市、小城市或者城镇,都要更加集约化土地的管理,土地非常有限,农地被侵占非常多,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扩大现代城市的用地,就应该是集约化的使用,未来设立一个生态底线,设立城市发展的边界线,让成事不能够轻易逾越这个边界线非常重要,这是规划合作景观可以办得到的事情。如何在城市里更有效率,城市里很多土地使用效率不高,有一些是灰色地带有一些是城镇村,有一些是原来的厂区棕地等等,使用效率不够高,回到城里把这些使用效率不高的土地填充,这是未来要经常发生的,怎么样提高它的使用效率,这是规划景观未来非常大的课题。现在城市使用效率不高的土地非常多。回到农村,希望在农村做的东西越少越好,未来也会有投资公司进入农村进行开发,我希望所有的开发都是顺着农村的资源,比如观光农业、旅游、手工艺,也许是艺术等等,对农村进行新一轮的开发,这种开发动作越小越好,不要搞运动式的大规模的整体拆建的开发,应该是非常谨慎像对待老祖宗的宝贝,像老祖宗留下来的瓷器一样,非常小心地对待现有的农村。更多就是要听取农民的意见,他们想要怎么样,而不是说政府想要农村改造成什么样,这个开发公司想要把这个农村开发成什么样,我们作为一个设计师,设计行业的从业者,是辅助改造的过程,这个改造过程越小越好,更多听取农民的意见。总体来讲,我希望对待不同的未来城市的问题和农村未来的问题,解决这个城镇化大课题,需要多方面的努力,我们设计行业能够做的其实有限,但我希望把我们能做的清楚地了解,以后真正开始做的时候,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农村能够非常小心谨慎。

2/4<1234>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吴志强副理事长:城市规划者在改变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