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城市规划网>学会> 学委会动态> 正文

叶红:华南理工大学的乡村规划教学实践分享

2015-06-18 10:06 来源:中国城市规划网

编者按:

2015年6月7日,叶红副教授在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乡村规划与建设学术委员会和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共同主办、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承办的“美丽乡村——2015乡村规划教育主题研讨会”上做了主题发言及问答。本文内容根据速记稿整理,未经原作者审定。

叶红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乡村规划与建设学术委员会委员

今天非常高兴我的母校可以给我这样的机会和在座的我的老师、同学、师兄师姐学弟学妹们一起分享华南理工大学在乡村规划实践教学方面做的努力。我从2005年开始做乡村规划的,经过十年有很多体会。今天我向大家介绍一些我们华工做乡村规划的实践收获和教学的探索与思考,以及一些研究的成果和进展。

我们学校的乡村规划和同济一样可以追溯到人民公社时期。1958年7月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在河南成立的时候,华南理工大学就去做了人民公社的规划,这一年建筑系增设了城市规划的课程,同年建筑学报发表了河南省做人民公社第一基层规划设计的论文,在乡村规划的实践和理论方面还是有开先河的意识。

乡村规划对于广东来说正中其需。广东兴于工商贸易,现在是面临发展动力城乡失衡的不利局面,我们看到非常宏伟的城市和破败的农村。从广州走到下面的乡村是从天堂到地域的感觉,广东省包括广州市受到很多批评,我们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经济发达的省份,我们的乡村建设和城乡统筹与江浙地区比起来其实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现在广东应该是正逢其缘,尤其是广州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确定为全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村庄规划编制和信息化建设试点城市。有一次在全国规划年会的研讨会上,有人问我广州有乡村吗?乡村规划在广州重要吗?我觉得非常重要。一方面城乡矛盾非常突出,另外还有90%以上的土地是乡村。广州被作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试点城市,我觉得有它的意义和价值。

我们学校有很多老师在这方面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总体规划、传统村庄保护规划、人居环境和经济社会实践等方面的研究,同时借助设计院做了很多乡村规划实践的项目。此外还成立了许多相关的基地:与广东省建设厅共建了村镇发展研究中心,并作为华南理工大学的校级研究中心;与农业厅合作共建了闽南乡村建设研究中心;还有建筑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广东市景观建设重点实验室等,为乡村规划和建设相关研究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撑。村镇发展研究中心是我的团队和广东省建设厅共建的,我们希望以这个平台作为载体,不仅能作为研究层面,还作为包括政府、企业、资本和村镇之间的纽带。

下面介绍一些在乡村规划实践中的具体收获。首先我们和省农业厅合建的闽南乡村建设研究中心,组织和参与全省的农村岭南特色建设标准研究。因为得到了龙口非常多的支持,实践方面有丰硕的成果。与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在古村落保护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包括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福建的大旗头村、顺德、南海等。我们和建设厅合作编制一些技术和规范,例如《广东省村镇规划编制指引》和《广东省村镇建立管理条例》等的立法研究。这些年我和我的团队在广东省大概做了200多个村的村庄规划,包括城中村等各种类型的村庄,规划类型也非常多,有整治规划、新农村规划、环境保护规划等。

我在2005年主持的广州市西南村的规划,虽然获得的奖项很低,但是示范效应非常强。我们做的最大的贡献就是提出了功能区划,村长为人家介绍的时候第一件事就说我们村是人猪分离的,之前是人和猪还是住在一起的,中心的池塘也还有很多厕所架在上面,垃圾和污水完全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经过十年的建设,西南村成为广东省甚至全国的旧村整治和改造典范。当时做这个村的规划时,在村里待了将近两个月时间,每一户居民都有我的电话,最终把这个村从建筑、环境,包括整个未来产业的发展建立起来。其实农民的建筑审美是可以去教育和培养的,因为那是他自己的家。现在村民自己的建设都是按照当初我们确定的风格,他们也不再自己去贴花花绿绿的瓷砖了,觉得那样的建设方式并不是最漂亮的。

塱头村我跟踪了八年,从最开始没有看到价值到最后评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经过了8年的时间,这个以黄姓为主的村庄对自己遗产有了保护的意识,这是它的优点或者这是与它能够维系这样历史建筑的群落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广州市增城试点规划是建设部的重点,是唯一一个乡村建设规划方面的试点。在增城的布点规划里面做了非常多的研究,从资源评估到产业和功能区划,再到基础设施规划甚至最终落实到建设用地。我们从分户量,户均指标到规模,实际上是落实到每一个不同的功能区,所以在总体规模控制方面做了非常多的探索,作为我们后面三规合一最重要的基础。这样的布点规划确实非常有用途。我觉得布点规划应该改一个名字,过去布点规划是作为迁村并点的基础依据,现在应该叫做村庄的体系规划。现在已经不主张对村落进行迁并,尤其在相对发达的地区,交通和信息比较接近,我们希望可以保持村落的地景状态。

我们还做过乡村群的规划。在广东市提出美丽乡村规划的基础上,我和广州市的美丽办经过多次的沟通后,提出了群落化的乡村建设的概念。尤其在经济相对发达地区,乡村资源入市是必然的路径,单个乡村无论是资源条件还是品牌竞争力都是不够的,我跟广州市美丽办提出要做乡村群的规划。乡村群是以比如一条河这样的地理纽带,或广州这比较好的绿道作为载体,还有可能相似的产业特征,例如我们做的这个就是11个以种花为主的村,原来已经有多个花卉企业形成了产业基础,作为整个广州市乡村群规划的试点,应该还是非常成功的。在做乡村群规划的过程里,我承担了一个很重要工作,作为从化最主要招商人员,引入了很多资本,这样才可能让我们乡村旅游的设想可以真正的落地。

还有比较有意义的是,我们在派谭做的绿道和沿线产业发展规划。十年前我去做规划的时候提出了零工业的概念,当时专家评审会几次都不通过,在城镇化水平这么低的地方,怎么可以提出零工业。但是市长还是非常有远见,确定增城北部三个镇不再发展工业,为更好实现城乡统筹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后来这个规划获得的全国城乡规划村镇类的一等奖。另外还一起想出了很多让农民接受垃圾分类的办法,包括一些奖惩制度的宣传等。派谭的规划跟踪时间非常长,还是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后来我们在报全国优秀设计奖的时候,给了它一个名字叫做闽南新人居实践区,没有从规划的角度讲,而从实践角度,尤其是和地方政府和村镇的配合,怎么实现规划的构想。

去年在东莞黄江镇做的村规划是以广东省村镇规划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为纽带,作为政府、企业、开发商、银行和私募基金的纽带,来做我们新时代的乡村规划师应该完成的角色,到现在至少在这个村很成功。资产入市概念的提出,在广州这个改革开放的前言中阵地是要做政策层面的创新。过去开发商对进入乡村是有担心的,最大担心是没有银行和资本的支持。我们初步方案的汇报,第一次请招商银行听我们的汇报,最后招行给出了新的政策,就是4:4:2的配比,开发商投多少钱银行也投多少钱,当时要求政府有两成的政策支持。我自己认为至少是在相对发达地区的村庄规划中,这是规划师很大的突破。

这些经验也被带到四川,尤其是我们在德阳做的小城镇的规划里也为他们提出零工业的概念,他们的市长接受了,我们做了一个镇规划的试点,和我们正在做的全国镇规划的试点相结合。这个镇的规划不再以镇区规划为主体,而是乡村地区实现全域的规划,实现乡村地区多类型功能的植入,构造新型的乡村区。

我们的教学也是两个阶段的培养模式。第一个阶段是专业基础阶段,现在还是实行的3加2的模式,准备调整为2.5加2.5。很多课程要在四年级、五年级完成。五年级做总体规划,学生不好组织,现在调整为四年级暑假就开始做,7月份到10月份中老师可以选择其中两个月,连续8周来完成总体规划教学。

这个也和总体规划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做真题有关。为了适应做真题,项目时间不一定能与教学的两个月时间档期相一致,所以把课程时间段拉长,我们的任课老师也在其中挑两个月完成。我在华工工作十多年,一直坚持做真题。在基础教育阶段,我们增加了几项乡村规划设计的形态设计训练,在专业深化阶段,我们在一些学科里增加关于乡村部分的内容。我们在规划原理课也做了一些教学改革,每一年会把村长书记、村民代表请到课堂上面讲课,告诉学生我们村里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规划。因为我们有很多乡村规划的真题,学生有很多生产实习的平台,田野调查的机会比较多。

从2013年开始,乡村规划在毕业设计这个领域的选题有非常显著的增加。这是2009年,我带毕业设计组和哈佛大学联合教学,作为毕业设计开始做乡村研究的起点。这是历年我们做毕业设计选题的乡村规划的题目。关于乡村保护规划的学位论文比例也是逐年提高。在乡村规划领域参加国家级本科生课外研学的项目也有一个广州古村形态演变和空间拓展的获奖项目。

在这个地方想和各位同仁分享一下我们在毕业设计里对乡村规划方法新的探索。今年有两个毕业设计的题目:东莞横坑村活化社会实践和东莞长龙村实现政府、企业、村、规划师四方共编的规划。我们在毕业答辩的时候,答辩组出现很多分歧。横坑村是做的很好,但答辩的时候,另外一些老师认为他们策划的内容超过规划的内容,没有完成传统的毕业设计图纸,这样的毕业设计能不能算专业毕业规划设计,这引起非常激烈的讨论。我们在思考村庄规划到底该做什么,该教什么?接下来我们决定明年在毕业设计这个板块专门增设乡村规划专项要求,针对乡村规划,最后的毕业设计以什么样的成果,什么样的深度,什么样的内容可以作为我们规划专业的毕业设计成果。

我们学生在横坑村里待了将近两个月,和企业谈判、政府沟通、银行沟通,其中一些同学甚至到开发企业里跟项目组共同做投资的评估,目的和宗旨是希望实现自下而上的规划形式,让村民认识到传统村落资源价值的重要性,让他们愿意去保护,愿意去按照规划师提出来的方法去实践他们资源价值的提升,也组织了很多活动。这是学生自己总结的规划,从行动目标到政策分析,到规划成果,怎么把人和物结合起来,长成一棵树。这些思考很有价值。他们做的一些活化的实验,包括住到村民家里,邀请村民茶话会,建立驻村工作室,甚至举行小学生绘画大赛,举办小学生绘画画展。最后让大部分村民认识到他们资源的价值,愿意和规划师配合进行保护。

我希望学生最重要完成前面两个阶段的工作,第一个是现状调研和资源评价,希望学生毕业设计能够为村建立完整的资源库。在我看来,现在很多资本和乡村资源出现分离,是资本看不到我们的资源价值在哪里,村里自己也看不到,希望给他们建立完整的资源评估体系。接下来完成两个专项,一个是乡村风景化,另外一个是产业的策划。

这段时间和广州市建委、规划局、广州市建设厅共同探讨问题,村庄规划为什么没有办法落地。广州市编制了两轮村庄规划,2013年拿出了一个多亿,最后很多地方需要反思,很多部门在质疑这个村庄规划没有办法落地,委托我们编一个村庄规划价值评估,为什么村庄规划难以落地?对村庄规划的认识要更加充分,不能够落地不仅仅是规划的问题,还有农民的建设意愿,有没有建设资本等,规划本身应该还是有效。

如果规划有了,但是其他方面依然缺位,我们的规划确实很难落地。还有很多的试点规划,因为有强大的政府资金的投入,在广州有些乡村甚至一个村投入几千万,虽然确实美了但是这些试点是不能示范的,这个问题非常大。我们觉得乡村不能够永远只是被城市和工业反哺的对象,它的资源要自己产生价值,怎么产生价值,怎样提升价值。我希望带领学生、团队能够以规划师作为政府、企业、村三方的纽带探索新的方法。这段时间在跟台湾一个联合会合作,台湾做的非常好,这个联合会由农会、商会、旅游协会和代理资本在跟他们的都市计划委员会合作成立的委员会。他们的想法和我们还是非常吻合的。

这次毕业设计里,鼓励其中一个同学和开发商合作,做了乡村人居地产专题,这个专题在毕业答辩的时候很受质疑,提到地产似乎只是掠夺。我们希望学生思考在相对发达地区,乡村资源到底可以从哪些方面提升价值。在乡村可以创造另一种人居形态,通过更多的资本,更好的人进入乡村,它的资源价值就提升了。此外,让另一组学生做了乡村风景化的专题,由于有企业、开发商进去,他们能够告诉乡村,告诉资本,在城市化快速发展地区,乡村的资源价值通过什么来体现,其实就是乡村风景画。同学通过提炼田园风景若干要素更进一步的提升,包括材质、种植模式等,以及在这个地方形成乡村活动,我认为这是古法耕作和现代农业的结合。

这是在村镇方面的设计科研项目,是我的团队做的两个全国试点项目,一个是镇的试点,一个是县域村镇体系规划的试点。刚才讲的和住建厅、农业厅、广州市美丽乡村办、珠海政府开展了很多关于村镇发展方面的研究。我们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项目,第一个受住建厅委托,编制《广东省村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的立法,这对我们项目组来讲非常困难。这个研究对于乡村规划,无论是研究实践还是教学,都给了我们非常好的平台。另外《广东省村庄规划编制指引》,经过无数轮的修改,现已基本完成。珠三角和非珠三角地区村庄差异性非常大,怎样做到分类指导,又作为省一级村庄规划编制的技术指引,有非常多的探索,希望以后跟在座各位探讨。

此外,我们还编了《村庄规划规划师的工作手册》,希望配合《指引》告诉一些地区尤其是欠发达地区,只有很少钱的时候规划该怎么做。另外,正在和联合国人居署筹建关于华南地区联合研究中心。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国际合作。这句话是前几天在为广东省村庄书记讲课的时候我用上的:为何我们愿意如此努力,因为对这片土地充满深深的眷念。至少我确实是这样,十年我希望一直能做这样的村姑,带领我的学生们在村里,在这片土地做更多更好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多的同学愿意走进乡村。我觉得学生也在成长,对我们的专业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非常感谢各位有机会和大家分享这么多。谢谢!

(整理人:吕浩、奚慧)

学会声音

更多

通知公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