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理解城市与公共卫生的十本书

2020-02-18 21:48 来源:城读

导  读

遏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努力仍在继续。城市要如何做,才能提高公共卫生,改善居民健康?本期城读搜索汇编理解城市与公共卫生的十本书。城市建成环境影响着人类的健康与福祉。城市与身体健康之间的关系如何演变?为了抵御瘟疫,历史上的城市曾经怎么做?城市规划、公共卫生、医学、社会政策、地理学、制图学如何帮助我们建设更健康的城市?

1.《流行病之城:纽约公共卫生的政治》

本书是一部关于纽约不断变化的公共卫生需求的精辟编年史。为了应对1866年爆发的霍乱,纽约设立了美国第一个常设卫生委员会。

到20世纪中叶,鉴于纽约在疫苗接种、医疗数据收集和社区健康所取得的里程碑式成就,纽约卫生局已经成为美国公共卫生的黄金标准。

然而,随着城市人口数量和多样性的增长,卫生局努力在疾病治疗(如艾滋病、肺结核和西尼罗病毒)和致病因素预防(如含铅涂料、海洛因成瘾、无家可归、吸烟和不健康食品)之间取得平衡。

公共卫生历史学家詹姆斯·科尔格罗夫在本书中记录了纽约自20世纪中期公共卫生供给“高峰”以来,卫生部门面临的挑战。本书基于档案研究和口述历史,考察公共卫生供给如何适应不同公共需求、公众认知和政治压力之间相互竞争的需求。

通过考察卫生部门1960年代雄心勃勃的社会项目、1970年代的财政危机、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与贫困和无家可归的斗争以及后911时代的成功和失败,《流行病之城》展示了纽约卫生局如何为整个国家界定公共卫生服务的角色和范围。

2.《传染病之城:殖民时期费城公共卫生的政治》

《传染病之城》详细描述了殖民时期美国人如何在政治和医学的深刻变革时期,努力抵御殖民环境下奇怪的新危险和传统城市熟悉的旧危险,从而保持城市集体健康。

费城是其中一个重要典范。西蒙·芬格(Simon Finger)追溯了费城历史,从1682年费城在特拉华河畔的建立到1793年费城黄热病暴发,芬格强调公共卫生和人口控制在城市规划者和领导人决策中的重要性。

芬格还讲述了费城历史上的关键人物,包括本杰明·富兰克林和本杰明·拉什,如何将他们对科学和医学的浓厚兴趣带入政治领域。芬格论述表明,医学和政治密不可分,两者是对于城市区位、城市规划、移民政策和公共安全机构创建等关键问题进行辩论的基石。

《传染病之城》从公共卫生的必要性的视角重构费城历史,为理解美国殖民时期城市历史提供了一个大胆的新视野。

3.《驱除瘟疫:杜布罗夫尼克卫生局和隔离检疫的实施,1377-1533》

杜布罗夫尼克是位于克罗地亚东南部港口城市,也被称为拉古萨,是历史上欧洲和奥斯曼帝国之间的国际贸易中心。

1377年,杜布罗夫尼克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制定和实施隔离检疫立法的城市,并于1390年建立了有记录最早的常设卫生局。该市对控制鼠疫的关注和赋予卫生局的权力产生了丰富档案,记录了该市的鼠疫经历、保护公众健康的努力以及该市隔离、起诉和惩罚实践的社会影响。

本书叙述了杜布罗夫尼克对于构思和建立欧洲早期公共卫生措施的贡献,揭示了历史上的健康问题与当代抗击非典、禽流感和埃博拉病毒等流行病的焦虑极为相似。

4.《身体与城市:城市公共健康简史》

本书将人口学、医学史的方法与城市历史和历史地理学的方法论联系起来,挑战旧有方法,为文化史的重要性提供新见解。本书探索了从中世纪到20世纪早期不同欧洲环境下公共卫生领域的重要问题和经验。

5.《健康的社会影响因素:确凿的事实》

穷人寿命比富人短,而且比富人更易生病。这一健康差异引起人们关注健康对社会环境的显著敏感性。本书研究健康的社会梯度,解释心理和社会影响如何影响身体健康和寿命。然后,本书着眼于现今已知对于健康最重要的社会影响因素,以及公共政策在塑造更有利于改善健康的社会环境所能发挥的作用。

6.《治疗哥谭:21世纪纽约市的公共卫生政策》

纵观历史,纽约一直受到各种公共卫生危机的挑战。自十九世纪纽约成为美国最早发展综合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的城市以来,纽约一直站在制定和实施城市卫生政策的前列。

本书深入调查了纽约如何应对当代五个严重的公共卫生威胁:儿童铅中毒、儿童哮喘、艾滋病毒/艾滋病、肥胖和西尼罗河病毒。

布鲁斯·伯格分析这五种疾病在纽约的上升和发生率,同时解释为什么城市决策者使用的主要工具——包括监测和监控、教育、法规和直接提供服务——在控制公共卫生问题上取得了成功。

他还认为,诸如种族和族裔、纽约市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关系、促进经济发展以及与预防、治疗和管理疾病相关的知识有无等因素都会影响有效的公共卫生政策制定。

7.《健康城市:城市规划与公共卫生》

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显示城市建成环境对于塑造我们的健康和福祉起着重要作用。本书将“城市健康位(urban health niche)”概念化为一种公共健康和健康城市规划的新方法,它综合了城市系统中存在的多样化和多层次的健康决定因素,并提出健康城市模式,即基于“城市健康位”,每个人的健康都取决于各自与三个不可分割的系统之间的互动:个人系统、家庭/社区/城市系统以及治理和决策系统。

为了对城市人口健康结果产生积极影响——城市的布局方式、土地用途设定、交通基础设施以及支持和服务的供给必须协同工作,以消除获得支持和服务的障碍。本书追溯公共卫生和城市规划的起源,借鉴流行病学不断变化的范式。运用高级网络分析技术分析个体水平健康结果与建成环境特征(例如密度、土地混合利用和道路网络配置)之间多尺度的关联。

8.《创建健康之地:为健康、福祉和可持续发展而设计与建设》

我们构建的环境以多种多样的方式影响着人类和自然世界。我们迫切需要创造健康之地,减少建成环境内在的健康威胁。然而,对于建成环境的负面影响,或者设计良好建筑环境的正面好处,我们却知之不多。

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医生一样,《创建健康之地》对与建成环境相关的问题进行诊断和治疗。本书基于最新的科学证据,借助一系列相关领域专家的贡献,提供了丰富的实用信息,重点阐述常见问题的行之有效、富有希望的解决方案。

9.《迈向健康城市:人、地方与城市规划的政治》

《迈向健康城市》认为城市规划必须回归公共卫生与社会公正的根基。本书首次详细论述如何重新把城市规划和公共卫生实践联系起来应对健康差距,并提出一个新的决策框架,称为“健康城市规划”,它重新构建传统规划和发展问题,为参与行动、联盟建设和持续监测提供新的科学证据基础。

为了示范健康城市规划,科尔本考察了旧金山湾区政府机构和社区联盟之间的合作,包括将环境正义、居民的慢性病、住房和房地产开发项目以及规划过程与公共卫生联系起来的努力。类似这样的倡议远远超出了最近城市规划者通过改变城市设计鼓励体育活动从而促进公共健康的尝试。科尔本主张更广泛的健康城市治理概念,解决健康不平等的根源。

10.《疾病制图学:地图、绘图与医学》

《疾病制图学》全面论述了制图技术及其与战疫之间的关系。本书对于医学制图提出如下观点,即地图不仅仅是空间现实的表征,而且还是一种思考病毒、细菌群落、人类宿主以及疾病滋生的环境之间关系的方式。

《疾病制图学》追溯医学绘图的历史,从19世纪贸易和移民时代的发展到20世纪90年代全球化新时代的复兴。本书从17世纪鼠疫地图讲起,比约翰·斯诺19世纪中期著名的伦敦霍乱地图更为古老,一直论述到当代使用地理信息系统技术追踪全球疾病能力的问题。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王建国:城市与建筑风貌中的“大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