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2020成都城市专题——成都民俗> 正文

成都民俗文化系列之 节日风俗(一)

2020-07-09 11:41 来源:成都社区教育

民俗指民间风俗,是民众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和社会生活中逐渐形成并世代相传的风尚、习俗。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成都,自古享有“天府之国”的美誉,拥有许多传承了千百年的民俗。它们起源于成都百姓生活的需要,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更包含了成都特定的人文、地域、时代特点。想要读懂成都,就得先了解成都的民俗文化。

自古以来,中国人对节日非常看重,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节日。由于各地生活习惯不同,每个地方的习俗也大不相同、各有特色,其中最热闹的要数春节了。今天小编就带大家去看看成都人是怎么过春节的。

“红萝卜,抿抿甜,看到看到要过年”。为了迎接春节的到来,成都人从腊月初八开始就做起了各种准备工作,经过多年的传承,最终演变成了特有的民间习俗。

腊月初八 ,喝腊八粥。

成都人家里都会准备自制的腊八粥,而寺庙里的僧人,则提前两天就要忙开了,备好食料,大铁锅熬煮,施与百姓。腊八,对成都人有着特别的意义:喝完这碗腊八粥,就开始过年了。

腊月二十三,祭灶神。

这天是成都人的“小年”。老成都人笃信,灶神是上天派到人间掌管善恶之神,到了这天便会上天禀报这家人这年的善恶。“送灶神”就是把旧年贴在墙上的灶神神像取下来焚化,表示灶神已“上天言好事”去了。到除夕前还要“迎灶神”,把新的灶神神像贴在墙上。在崇州、龙泉驿、双流以及华阳、中和镇等不少地方,这些习俗保持至今。

腊月二十四,打阳尘。

“打阳尘”有除旧迎新之意。打阳尘用的行头中,有一套是长扫把,用于扫除较高处的“阳尘”。从屋梁、椦皮、檩子、瓦面到楼板、楼枕、屋柱、板壁的积尘、蛛网之类,一律扫除干净。成都俗语“冬天打阳尘,春天不害瘟”也证明了它的科学道理。

腊月二十五,买年货。

过去成都人置办的年货中最重要的是置办新衣和推汤圆粉子。人们要将糯米用冷水泡上三天,用石磨推撵成粉,再用长条凳压出包汤圆的粉子。如今,成都各大型卖场、会展中心都会举办年货展销,从各种美食到日用品应有尽有,市民都爱去淘相因。

挑选吉日,杀年猪。

“杀年猪”风俗是成都农村最能体现节日气氛的习俗之一。年关前夕,农户们选定吉日杀年猪,然后将猪吹胀,用开水浇烫后刮去毛,洗得白白净净,将猪头正对堂屋门摆放。有的还要在猪头前供上酒饭,请祖先享用,再开膛破肚将猪肉分割成若干块。

腊月三十,吃年夜饭。

除夕夜是团圆之夜,人们即便远在天边,也要赶回家吃团年饭。成都人传统的年饭以荤菜为主打,还有各种自制的小吃,粉蒸肉、烧白、腊肉、香肠、炖鸡是必上的菜,鱼也是必须有的,象征着年年有余。

除夕人们还要守岁,既表示对旧岁的留恋,也表示对新年的憧憬。小辈要向长辈行礼辞岁,长辈们就发压岁钱。民间认为,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晚辈得到压岁钱,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年。

正月初一,撞钟上香。

吃过团年饭,成都人喜欢扶老携幼到大慈寺撞新年钟、上子时香。传说新旧交替时是一年中阴气最盛的时间,洪钟大鸣撞响108下,意味着神秘的老阳之气被唤醒,弥漫整个城市。与撞新年钟同时进行的,是上子时香。人们争相抢在新年的第一个时辰到庙里上第一炷香,以得到神的第一个眷顾。

正月初一,游喜神方。

正月初一起床后,人们便要和家人穿新衣走“游喜神方”,“喜神”会带给人们吉利、欢喜、智慧。这是老成都人的一种民俗,已有近两百年历史。

正月初二,逛大庙会。

成都人过年,必不可少的就是逛大庙会。直到今天,武侯祠仍然是庙会最热闹的地方。庙会既是宗教仪式,又是集市。川剧绝活和民间艺术都能在庙会上看到,人们还可以品尝到各种成都名小吃。节日的气氛,在庙会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正月初三,“走人户”。

人们带上礼物开始内亲、外亲轮流登门拜新年。大家相互问候,交流,共同祝愿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

正月初五,接财神。

老成都人在正月初五零时打开大门和窗户,燃香放爆竹、点烟花,向财神表示欢迎。接过了财神,大家还要吃路头酒,往往吃到天亮。人们满怀发财的希望,祈求财神爷能把金银财宝带来家里。商店也在初五开门,喜迎财神,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大发。

正月初七,祭杜甫。

“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初七这天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人日”,老成都人一定会去杜甫草堂,凭吊“诗圣”杜甫。这个习俗从清朝咸丰年间开始,今日愈盛,是成都人特有的传统民俗。

正月十五,闹元宵。

这天,成都人都会吃汤圆,寓意团圆美满。天黑后,人们会去赏彩灯、猜灯谜、看“烧火龙”表演,度过一个难忘的狂欢之夜。至此,成都人的年也就“撒割咯”(方言:结束了)。

如今生活在城市的人们

虽已听不到爆竹声

一些传统过年习俗也在慢慢淡化

但人们对节日的情感依旧

新的节庆形式仍能让我们

感受到浓浓的年味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王建国:城市与建筑风貌中的“大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