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避免“一市独大”!这些城市的机会来了

2020-11-09 10:30 来源:国民经略微信公众号

中国城市向何处去?

近日,《求是》杂志刊发高层重磅文章《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

在“完善城市化战略”一章中,文章指出:

东部等人口密集地区,要优化城市群内部空间结构,合理控制大城市规模,不能盲目“摊大饼”。要推动城市组团式发展,形成多中心、多层级、多节点的网络型城市群结构。

中西部有条件的省区,要有意识地培育多个中心城市,避免“一市独大”的弊端。

我国现有1881个县市,农民到县城买房子、向县城集聚的现象很普遍,要选择一批条件好的县城重点发展,加强政策引导,使之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支撑点。

东部城市不能盲目“摊大饼”,中西部省区要避免“一市独大”,选择一批条件好的县城重点发展……

这一定位可谓高屋建瓴,为我国不同层级的城市发展指明方向。

01

东部城市不能盲目“摊大饼”,而要走多中心的城市群模式。

以中心城市促进城市群发展,业已成为新一轮城镇化的主导方向。正如文章所说,产业和人口向优势区域集中是客观经济规律,大城市的扩张在所难免。

然而,大城市的扩张,究竟是无限“摊大饼”、到处大拆大建、疯狂建新城,还是以都市圈、城市群打造多中心模式,答案显而易见。

应该说,对于一些首位度不高的省会城市,强省会应该还有推进空间。省会如果不能充分发挥引领作用,省域经济的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在重大国家战略的竞争中也会存在短板。

对于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来说,摊大饼式发展可能会受到限制,单中心的发展模式同样不合时宜,许多城市将资源堆在中心城区,从而抬高房价的做法必然要受到限制。

相比而言,有产城融合效应的郊区新城、都市圈和城市群辐射范围内的次中心城市,可能会成为新的重点发展方向,这样不仅能疏解中心城区的人口密度,还能降低疫情等重大事件造成的风险。

所以,一线城市寻求直辖、二线城市无限扩张的冲动,可能短期都会受到影响。

02

中西部地区避免“一市独大”,这是对强省会模式的纠偏,一批“副中心城市”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避免“一市独大”,这是针对中西部地区而言。

原因很简单,东部省份基本不存在强省会,省内经济强市林立,而多数中西部省份,省会可谓一家独大,首位度(省会GDP/全省GDP)超过30%的比比皆是。

在省会之外,往往找不到一个稍有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副中心城市。

不过,避免“一市独大”是有前提的——有条件的省区。

事实上,诸如宁夏、青海、西藏等地区,本身经济体量就不大,全省GDP还比不上东部一个地级市,加上地理环境受限,即便省会(首府)GDP占比超过50%,也有其合理性。

这些省区想要培养出副中心城市也不容易,集中发展省会反而是务实选择。

相比而言,有条件的省区——湖北、河南、湖南、四川、陕西、安徽、广西等地,在省会(首府)之外,有必要培养出一批副中心城市。

根据各地规划或约定俗称的说法,湖北的副中心城市是襄阳、宜昌,湖南的副中心城市是衡阳、岳阳,河南的副中心城市当属洛阳,四川的副中心城市大概是绵阳,陕西的副中心城市应该是宝鸡或榆林,广西的副中心城市则是柳州或北海。

从经济体量来看,即便作为省域副中心,这些中西部省份的次大城市与省会之间均存在明显差距。

在中西部主要省份中,差距最大的当属成都与绵阳,2019年,成都GDP为17012.65亿元,绵阳仅为2856.2亿元,成都GDP总量是绵阳的近6倍。

其他省市悬殊同样严重:武汉/襄阳、长沙/岳阳都在3倍以上,西安/榆林、合肥/芜湖、昆明/曲靖在2倍以上,只有广西南宁与柳州1.4倍。

这种差距的存在,既有政策因素,也有市场因素。

所以,如何在“强省会”和“多中心”之间取得平衡,无疑是一大考验。

03

选择一批条件好的县城重点发展,作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支撑点。

说起条件好的县城,很多人会想到“百强县”。

的确,作为县域经济的佼佼者,百强县不仅是新一轮城镇化的重要着眼点之一,还承担了扩大内需的重任。

根据赛迪发布的《2020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2019年,百强县以占全部县域不到3%的土地,11%的人口,创造了县域约1/4的GDP。百强县中突破千亿元GDP级别的县域达到33个,较上年增加3个。

在省份分布中,百强县集中于东部地区。江苏、浙江和山东三省的百强县数量共占据近六成,分别为25席、18席和15席,三省合计占比近6成。

未来,这些“百强县”有可能获得一定的政策倾斜。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彭震伟:加强镇村国土空间规划的体系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