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周榕:城市里,要有个“多余”的地方

2021-04-06 09:16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记者|孙一丹

“城市里应该有能容纳我们放声大哭的地方”

中国过去40年,高速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对那些有血有肉、有缺陷、不那么完美的大量的普通人其实是忽视的。我们的城市有非常多的高楼大厦,也有很炫目的标志性建筑,但是很难找到一个可以让你感觉到自己属于这个城市、是城市一份子的空间。

我们现在坐在清华的校园里,看上去很美、很有秩序、很现代。但是前两天,清华有一个帖子很火爆,“在清华里什么地方是可以哭的?”后来发现,这么大一个清华园,容纳了大概五六万人,确实没有找到一个很适合人哭泣的地方。一个城市,不仅要有让我们肃然起敬的地方,或让我们感到快乐、能够欢笑的地方,也应该有可以让我们回味内心的迷茫、困惑、悲伤,甚至能容纳我们放声大哭的地方。

“现在的中国城市,缺少一个特别迷人的生动瞬间”

一个好的城市生态是怎么样的?比如清华校园,它在一百多年的历史里形成了不同的建筑风格、环境的多样性。我们有清朝的园林,也有清末民初时请美国建筑师设计的建筑;我们有很新的现代教学楼,也有以苏联的莫斯科大学为蓝本的清华主楼。所以你在这里会看到多样性,非常丰富。

“南头古城重生计划”是三联人文城市奖的入围项目之一,改造了深圳南头古城里的城中村。

但是很多新建的校园,尤其是2000年以后做了非常多的新的大学校园,它的气势可能比清华要大,也很宏伟、很严整,可能也有园林等,但是你会发现这些校园里没有多样性。我们现在的城市,很缺少这样特别迷人的、生动的瞬间。我希望城市里能洋溢着生机,而不是特别刻版僵化的城市面貌。

我们进行人文城市评选的实地考察时,看了深圳的南头古城,举办“2017深港双年展”时,这里的城中村进行了改造。当时,设计师想保留一个铁棚子,那是在八九十年代深圳满地都是的东西,叫“大家乐”。那时候,民工或者比较贫穷的人,没有机会进到正经的卡拉OK包厢里去唱歌,但是他们也有娱乐的要求,于是就在街边的铁棚子里唱歌,弄个电视、一个话筒,一支歌可能也就1毛钱或者5毛钱,唱得非常嗨。

在今天的深圳,这个可能就是最后一个“大家乐”铁棚子了,留在南头村子里头。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把棚子留下来,结果双年展结束后又被拆掉了。深圳当年满街民工光膀子唱歌、喝啤酒的记忆没有了,城市的多样性也消失了。

改造后的“大家乐”舞台变成了可以举办论坛等活动的公共空间,现已被拆除。

“城市里需要冗余的泡沫,需要根植于那个地点的记忆”

某一地方有某一个人,他就是这个地方的活的风景,这就是“人文景观”。北京原来百子湾的有条路,空的没有路牌,有一个叫葛宇路的艺术家,把自己名字贴了上去。过了两年,政府发现了这件事,才知道这条路已经上了百度地图、美团外卖等,但还是把它拆掉,变成了“百子湾南一街”。我觉得就把它叫“葛宇路”蛮好的,可能会成为一个北京的小小的人文名胜,作为一个故事留下来。如果城市缺少了这种传奇,缺少了大家津津乐道的故事,它就缺少了生动性。我们看到的所有路牌都是一样的,路名从1排到10的,这个城市会变得索然寡味。

这种城市里的人文滋味是怎么出来的?可能是需要这种冗余的“泡沫”,需要没有那么高大上的意义、但是植根于某个地点的记忆。我觉得城市是这样构成的。

“‘湿润’的城市里,要有个‘多余’的地方”

我们城市基本上是由硬件和软件构成的,物质环境都属于硬件,软件就是城市的法律、法规、管理等等,包括智慧城市,有的是基于算法,有的是基于规则。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干燥的,人作为“湿件”生活在这样干巴巴的现代都市里,其实是非常不舒服的。

我们现在这么多的城市病,其实跟人生活在毫不妥协的、非常规训化的环境里有极大的关系。我希望的所谓“湿润的城市”,可能是多孔的,看上去也许不那么整洁,它会让你感觉这个城市是有破绽的,能够容纳我这样一个有缺陷的人的存在。

“葛宇路”是一位艺术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街道,后改为“百子湾南一街”。

城市需要有个“多余”的地方。海淀原来有一个基督教堂,门口有一个垃圾站,设计师把这个垃圾站藏在了一个大台阶的下头,台阶不通向任何地方,甚至还有点味道,但是台阶上经常坐着一些无所事事的人。这些人坐那没有任何事情,就是坐在那发呆,打望这个城市的车来车往,那就是一块纯粹的、城市多余的地方。他们能够在城市里找到属于自己的角落,这是人文权利。

“我们的硬件不输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但缺的是个人的幸福感”

通过“三联人文城市奖”,我们希望能够激发起更多的普通人,对城市的自觉性和感知,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声音不仅仅是自上而下的、特别高大上的一个指令,个人和城市应该建立起更紧密的联结,但是我们现在缺少这样的媒介。我希望这个奖,就是这样一种媒介。我们不仅有专家评选的奖项,还有生活榜单、最美街道、年度菜市场等等,这些都是跟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个平台,让各方面的声音汇聚在这,让大家都能听到。

三联人文城市奖的“菜市场”生活榜单,记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8个菜市场。(点击图片可查看榜单)

在过去,我们的城市跟西方的先进城市差距太大,然而在今天,尤其是北上广深这种超级大都市,从城市的硬件水平来说,已经不输于全世界任何一个大城市了。它缺在什么地方?还是缺在人文的文化、艺术,以及每个人感到的幸福度等等。现在唯一的短板,就在“湿件”这一块,只要把短板补上,我认为中国的城市一定会成为全球最好的城市。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崔功豪教授专访:都市圈是代表国家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