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吴志强:“文明空间”——从成都健康家园治理开始的思考

2021-10-19 13:56 来源:中国城市规划网

导读

2021年9月25日,2020/2021中国城市规划年会暨2021中国城市规划学术季在四川成都开幕。在全体大会上,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前副校长、上海市政府参事吴志强作题为《“文明空间”——从成都健康家园治理开始的思考》的报告。

2-1-1.jpg

吴志强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前副校长,上海市政府参事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突然来袭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事实上,2019年11月份,在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百年大典上的一个报告中,生物学家、健康学家已经谈到人类将面临重大的超级细菌、超级病毒的挑战。同样,德国工程科学院的相关院士也指出,要相信科学,不要惊慌,克服疫情需要几年时间。

与此同时,我们团队开始大规模跟踪每个大城市案例并做出疫情智能诊断。通过每一个大城市中心城区的数据观察,将所有人在白天、黑夜的活动数据进行叠加,结果显示新冠疫情在城市内部的分布与城市热力分布关系密切,而晚间热力比日间热力与疫情分布具有更高的相关性与对应性。案例中,和疫情首先相关的场所是城市居住区,每日17点到翌日6点,疫情的传播和人的活动呈56%相关度;其次是购物场所,每日17点到20:30,疫情传播和人的活动呈现20%相关度;第三是公共交通。除此之外,疫情的传播和工作场所并不是特别相关。由此可见,做好居住区、购物场所和公共交通方面的精准防控,而不是简单封城,即可以控制传染的主要途径。

也由此提出两个问题,空间真的会影响健康吗?健康和空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01 空间与健康

2-0.png

图1  成都市区预期寿命空间分布

对于城市居民的平均期望寿命,我们团队通过对成都市中心到边缘的区域以15度为分隔进行切片分析,进行期望寿命空间分布数据归一化处理,可以发现整个城市不同圈层的平均期望寿命波动情况。人均寿命的期望值曾经是以国家为单位,后来准确到每个省、每个市,直到现在开始精确观察城市的每个切片时,发现同一个城市内平均期望寿命也是非均匀的。通过对成都市一个切片进行建模单独观察,经过全年365天进行分析折算,可以归纳出主城区预期寿命空间分布规律:自城市中心呈现由低到高再波动下降趋势。

在建筑和空间方面,图2中红点代表城市栅格中的要素对于该栅格中期望寿命的正向影响,蓝点代表城市栅格中的要素对于该栅格中期望寿命的负向影响。通过分析成都市定容占地率(FO),发现中心区和中郊区,即市中心5km半径到8km范围内,FO在0.05-0.08之间为蓝色区域,对健康向负影响明显;容积率(FAR)从中心到5km内,高容积率(FAR>5)对健康负向影响非常大。我们建议提升中心区、中郊区定容占地率(FO)至0.08以上,同时大幅度下调中心区容积率(FAR)至5以下。

2-2-1.png

 

图2 城市定容占地率(左)与容积率(右)对于城市预期寿命的影响研究

通过进行成都预期寿命低值区分布识别、十大疾病高值区分布识别、以及呼吸疾病高值区分布识别,还可以发现:寿命低值区主要分布在FO为0.5左右的区域,除锦江区外,疾病高值区、呼吸疾病高值区对应的FO普遍较低;整体数据呈现中心摆动、向外逐步接近整个城市的平均的寿命值;中心-边缘结构非常明显;不同疾病种类有不同的分布曲线,例如,在中心地段,因距离急救措施较近,心脏病发病率偏低,但呼吸疾病相对高发。这一研究的的启示可以落实到每一个管理单元:街道、街坊、邻里家园,帮助决策者清楚地了解每种疾病与空间特征的关联和造成的问题。

人口的高密度居住非常容易产生和爆发疫情。根据历史记录和研究,伦敦自1832起,经历了几十年的霍乱;玛雅文明的衰落可能缘于热带气候下高密度人居引起的传染病的大爆发;楼兰文化湮灭于大规模瘟疫也是一个重要假说。

2-3-1.png

在John B. SPARK于1931年发布的Histomap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世界著名的几大文兴衰和它自己创造的空间有非常大的关联。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上下两千年的古文明兴衰,其中,中华文明是一条源源不断的流。而与我们非常接近的其他文明实际上都有断落,唯有具有极强韧性空间的民族可以生存至今。

关于文明的内涵和特征有多种说法、理论及假设,但有几点和空间极其相关。如,文明一定是集中化和集群化的;文明一定有向外扩张的能力;文明一定会诞生纪念性建筑;文明一定会有一种进步意识;文明一定会出现劳动分工,一定有税收,有农业依赖,有动植物的驯化。其中最基本的特征,我认为有三:


一,文明首先一定有城市的。没有城市,就不能证明文明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治理水平;

二,文明是有“文”字后才能“明”的;

三,文明一定有治理。没有治理就谈不上文明。

在今天的大会上,我把我思考了很长时间的内容分享给大家:我认为今天所说的治理不是简单的城市治理,一个伟大的民族必定有伟大的文明,一个伟大的文明一定有自己伟大的城市,一个伟大的城市一定是伟大的治理造成的,所以没有治理就谈不上伟大的城市,没有伟大的城市就没有伟大的文明,没有伟大的文明何谈伟大的民族复兴,这三者彼此紧密关联。

02“文明空间”的发展规律

那么,到底如何规划文明空间呢?我总结了以下文明空间规划必须遵循的规律:

规律一:文明的诞生需要自然空间的滋养。

规律二:文明发育需要城市来完成。

规律三:文明都有典型城市作为其标志物,伟大的文明一定有伟大的城市。

规律四:文明发展一定是中心集聚的,没有集聚就没有文明的创新力。

规律五:优势的文明在空间上一定是对外传播和扩展的。

规律六:文明一定会战胜愚昧,但不一定战胜野蛮。

规律七:文明在扩展中,一旦其生存空间被破坏,尤其遭遇水灾和沙漠化,一定会造成文明的衰亡或迁移,文明进行另外的空间选择。

规律八:文明的积累需要空间上的防护设施,使文明在安全的条件下创新和提升。

规律九:文明内部一定有阶层的差异,但此差异也不会超越文明对阶层和阶级差异的容忍度。文明需要社会平衡和谐,即,文明内部需要合适的容忍阈。

规律十:文明的空间需要基础设施的支撑,基础设施本身就是文明技术的体现。

规律十一:文明需要经过设计和规划的治理,文明所产生的规则决定了文明持久力。

规律十二:文明的每一次提升,都源于多基因跨空间交往产生的文明间的基因重组和蝶变。

文明空间特征是一个复合生态,涵盖了自然生态、社会生态、设施生态、创新生态和数字生态。规划更应该规律导向,才能避免很多城市曾经的灾难。我们文明的空间的生存和发展有自己的规律,只有遵循这些规律,才能创新出我们自己真正的规划和设计。

文明的空间包括城镇空间、文化空间、治理空间。“City”和“Civil”都意指城市,虽然我们一直把“Civilization”译为“文明”,实际上它就是城市化。城市化和文明是同一件事。必须要做更好的规划,才能支撑更好的空间,更好的空间才能滋养我们更好的下一个更伟大的文明。

*本文内容根据会议现场速记整理,稿件已经本人审阅。

报告整理人:钱芳、刘锦鑫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成都都市圈是个什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