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第四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巅峰对话:新型城镇化

2014-12-08 09:39 来源:中国园林网 作者:毛怡群 项佳波

主持人:梁漱溟先生在民国时期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运动叫乡村建设,那时候乡村建设并不是今天说的基础农业设施建设,更多是改造乡村的生活方式,让他变成现代化的人,同时又能够保留中国传统的一些文化,保留中国传统的民族性,梁先生把这个课题一直在推进,今天这个重担又落在了他的后人肩上,通过我们的规划把它实现,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成果的体现。

下面请龙元先生来谈一谈,之前有一部很有名的话剧《宝岛》,讲述从大陆逃到台湾的大时代背景下,台湾的眷村就是国民党士兵他们在台湾聚集的地方,然后又经历了台湾不同的历史时期悲欢离合,本身有很多启发的意义,很多城市再建设新区,在新城新区当中,大家觉得建筑业是很好看的,马路也很宽,但就是没有人气,请龙院长谈一下关于新城当中如何把握城市规划的尺度,能够体现我们的生活,而不是简单地几个模型让你看到非常震撼的建筑,回归到人的生活状态。

龙元:话剧没有看,新型城市化是一个巨大的课题,好像是政府和发改委在思考的,我个人是在城市设计,特别是老城区,最近也关注到老乡村,主持人提到的新城不是我关注的重点,但我在做一些比较。

我首先回答一些大的问题,我自己的一些看法,我觉得现在新型城镇化和乡愁的提出,我个人是喜忧参半,自上而下各个层面认识到要做一个反思了,这是可喜的,但作为专业就很担忧,经过三十年快速发展,城市已经被我们搞乱了,现在又准备扑向乡村,我们作为设计规划人员,我们有什么样的知识储备?有什么样的制度保证,我们不在更大的范围内不犯错误?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我自己都没有成熟的回答,我来自厦门,我也做了很多调查研究,从习总书记说的乡愁,中国文化的乡愁大部分在农村,城市里在老城区还能找到一些乡愁,我们的尺度太大了,完全是非人的存在,在发达过程也走过这个弯路,我们到欧洲看不到高楼,反过来是第三世界争摩天大楼的前十名,我们现在最大的担忧还是价值观的重塑,我们的规划设计是干什么?设计什么东西?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规划设计的灵魂是生活人性,不是混凝土的大楼,回到刚刚提的问题,到处都是百米以上的高楼,除了这个词汇以外这个楼和人的生活是封闭的,原来只有两三米的小街巷,每一个小店让你像一个亲戚,现在城市的尺度变大,它越来越封闭,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都不能过马路,房子也进不去,城市远离我们,这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我自己长期的反思,回到景观的话题,我关注人文景观多一些,我特别关注景观的过程和景观的主题,厦门老城区的景观怎么形成的?为什么这里能找到乡愁?它是一代人一代人的生活责任的投射,是一种自然的过程,是市民主体。我个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两种规划体系,这不是东方西方的差别,只有市民参与的规划和没有市民参与的规划,反思这三十年为什么把城市搞乱了?因为没有市民的参与,希望借新型城镇化的契机,把原来错误的价值观进行调整,作为专业设计到底设计什么,最后达到什么目标,算是勉强回答了新城和老城的问题。

主持人:新与旧,昨天于今天,现代与未来的割裂感,让中国感到不知所措,因为之前到英国的海德公园,就可以看到当年的英式的生活方式,比如说喝下午茶,还有传统的礼仪,还有骑马,这就是生活的延续,到泰国老城区里走一走,还能感受到他们对佛教信仰的坚持和毅力,宗教就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中,但对于一个五千年绵延不绝的中华民族,到了很多城市,我们的生活方式非常趋同,特别是在新城、高新区,差不多都是一个模式,非常地紧张高效,白天就是潮汐式的出行汇聚到CBD,晚上到十一二点灯火通明,到了一点钟,疲倦地到了城市边缘的住宅区,这是现在的生活,谁也不喜欢这种生活。新型城镇化可能是人的城镇化,年轻人喜欢旅行,中国有旅游,但没有旅行,因为我们更多是看一些景点,黄金周给交通带来非常大的压力,我们要的风景应该是怎么样的一面风景?在新型城镇化当中,我们的旅游业又应该有怎么样的支撑?对于我们的就地的就业有一个什么帮助,下面请李总我们讲述一下。

李树萍:大家好!非常荣幸和大师同台,听了大家的一番话,这两天认真听了一下景观行业的论坛,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重要经济的发展,新型城镇化是必然的方式,国家的规划到2020年,我们中国新型城镇化率要到60%,刚刚管老师交流,我回忆起来这三十年,从大学毕业在珠海,那个时候的城镇化是运动式的,我每一年到深圳都有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深圳大力发展工业,珠海和深圳的发展,那十年在房地产行业,感受到了国家建设城镇化的制度推进,我觉得很恐怖,我的家乡在贵州小县城,我上大学到了珠海,这十几年在北京,每一次到了这样的地方都会找不到原来的记忆,现在的城镇化是一体化,但不是要一样化,作为规划设计行业,这十几年都在做旅游规划咨询,因为主导部门的原因,我觉得我们能做的也很少,我们要有以人为本的概念,贯穿到规划和设计里面去。是政府引领还是市场化配置,我们最近研究院出了一本书《大转型》,我们想说的是通过这十几年做的一些城市的案例,希望用旅游驱动型的城镇化,试图在旅游小镇或者是一些新的旅游度假小镇的模式,通过旅游要素的聚集,在生态优化的基础上用一些休闲渡假和旅游要素,把它的业态布置,这样在规划层面上做一些影响,因为旅游规划地位很低,高起点的规划多规合一,在政府重视的时候,用旅游的策划思路去引领一下城市的规划,对于新型的城市规划有一些引领作用,书里面也有很多新的观点,到时候都在网上搜寻得到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了旅游,我记得之前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启功先生有一幅对联说,“立身苦……”,说人的本色保持是非常难的,在小的城镇当中如何能保护城镇的本色,不要过度地商业化,让我们去旅游参观的人能更好地感受到原汁原味的东西,但是硬件要有所提升,比如说卫生间,可能是很多人去乡村的时候是最头疼的问题,如何把软硬件提高,然后又保持当地的特色有所传承,不知道在这方面有没有好的案例?

李树萍:这是一个行业的问题,厕所这个问题,可能新的国家旅游局长提出厕所革命,国家旅游局每年的旅游基金用于厕所的基础设施的配套建设是非常大的力度,政府在引导,因为这属于公共服务设施,在我们的规划里会做一些公共服务设施的规划。

3/4<1234>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吴志强副理事长:城市规划者在改变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