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创新突破:“3+2”升级版是C5都市圈

2016-05-31 10:59 来源:《深圳商报》

5月26日推出《东进南融:河源定位深圳发展“大腹地”》,27日推出《产业联动:深圳河源要做发展共同体》。《深圳商报》和《河源日报》的“深圳东进河源南融”大型联合报道,引起学者高度关注。他们认为,东进南融将催生深莞惠(3+2)经济圈“升级版”,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C5”大都市圈正在形成。

有学者认为,“东进战略”是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是一个区域一体化的C5概念。这个C5,就是深莞惠(3+2)经济圈内的五座城市,将共同打造一个“城市群”。

还有学者认为, C5是一个有意义的转折点。将C5发展路径上升到“新深圳模式”,不仅可让深圳带动周边地区发展,还可让周边地区的发展进一步增强深圳的发展动力。

深圳东进衍生出的C5概念,是富有想象力的发展空间。对深圳,对河源,对东莞、惠州以及汕尾同样如此。正如一位河源采访对象所言: “3+2=5。有了那个+,河源和深莞惠是‘把兄弟’;没有了那个+,大家就是‘亲兄弟’。”

C5都市圈

应对新常态发展的新模式

在27日的一个研讨会上,深圳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思康提出:“以东进战略为契机,打造深圳为中心的C5世界级大都市圈”,所谓C5就是City 5,是深莞惠3+2经济圈的升级版。

他认为,建设大都市圈是深圳应对新常态发展的有效路径,C5大都市圈必将成为珠三角东岸耀眼的“城市群”。在他看来,深莞惠河汕5个城市经济总量达到2.85万亿,接近广东的一半,在世界经济体中也能排名第27位,再加上5个城市人文相近、交通便利,打造大都市圈概念并非空穴来风。

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则把“C5”上升为“新深圳模式”。他指出,当前深圳资源要素成本上涨,将导致大企业生产环节外溢。这个问题带来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当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比重达到某个临界点时,就可能面临产业空心化、经济泡沫化的挑战,导致城市发展后劲不足;另一种可能是,深圳通过改革闯出一条新路。比如以东进战略突围,紧抓C5都市圈机遇,探索出“新深圳模式”,即把深圳的虚拟经济和周边城市的实体经济有效整合。

在丁力看来,第二种可能才是深圳的发展后劲所在。构建真正一体化的C5大都市圈,通过区域协调发展和利益机制的构建,不仅可让深圳带动周边地区发展,也可让周边地区的发展进一步增强深圳的发展动力,这是共赢的选择。

综合开发(深圳)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认为,城市必须重塑“经济地理”,即在实体经济空间距离分隔后,通过交通的同城化,人、财、物流的自由流动来缩短“经济地理”,缩短市场的分隔,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形成一体化、大都市圈化。在这个背景下,深圳要东进,河源要南融。在他看来,河源就是首尔都市圈中的京畿道,首尔大量总部、制造业转移集中在这里;河源就是纽约大都市圈中的新泽西,它是纽约的后花园,拥有很多特色小镇。

C5“活力扇”

“3+2”具有高度“产业同构性”

5月23日,在河源举行的融入深莞惠相关研讨会上,河源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张敏提出,以深圳为核心的珠江东岸城市群,未来将与珠江西岸经济区一道,成为广东这只“经济巨鸟”强有力的“翅膀”。

张敏将C5城市群比喻成一把打开的“折叠扇”:深圳是核心掌控区的“扇心”,东莞、惠州、河源、汕尾是次圈层的“扇面”,广深高铁、厦深高铁、赣深高铁是“扇骨”,各主要高速公路骨干网是“扇篾”。随着深圳东进战略的实施和深莞惠(3+2)一体化进程的加快,未来的这把C5扇就是区域创新驱动的“智慧扇”、要素资源集聚的“魔力扇”、协调共享发展的“亲情扇”、产业经济财富的“活力扇”。

在产业层面,张敏认为C5城市群具有高度的“产业同构性”特征。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例,深圳、东莞、惠州、河源、汕尾均把电子信息作为本地区的主导产业之一,5座城市目前已经集聚形成超过3万亿的电子信息产业规模(其中深圳约1.9万亿、东莞约7000亿、惠州约4000亿、河源汕尾各数百亿),约占全国电子信息产业规模的1/5,是一个典型的、大体量的、高集聚的电子信息“广域产业集群”。

具体到深圳与河源的产业对接,广东省政府参事、深圳大学教授魏达志认为,深河企业已经展开了不同方面、不同层次的区域经济合作,这既是产业转移,更是深圳产业的延伸与辐射。深圳总部与河源基地分立型的产业发展格局正在加速形成,并正在产生合作共赢的扩散效应。因此,两市通过出台相应政策,形成“政府指导、市场牵引、企业主体、中介推进”的区域经济合作模式,是水到渠成的事。

C5成长记

障碍要破除,利益要共享

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杨立勋表示,C5应该是深莞惠(3+2)区域一体发展,践行五大发展理念的示范区。河源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室主任周金腾认为,C5除了代表深圳、东莞、惠州、河源、汕尾这5个城市,还是chance、centre、change、connect、combine这五个英文单词的简称。他表示,chance是机遇,对5个城市是重大发展机遇;centre是中心,都市圈以深圳为中心;change是改变,C5要创新体制机制,打破行政壁垒;connect是连接,城市要相互连接,实现通勤同城化;combine是联合,城市间实现真正一体化发展。这5个含义既适用于深莞惠(3+2)的一体化发展,更为深河合作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形成C5都市圈,障碍有哪些?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深圳体改研究会会长南岭认为,首先要做好共识和规划两件事。在他看来,C5的概念刚提出来,需要各方进一步解放思想,形成共识。同时,需要对C5编制一个概念性规划,描绘发展蓝图。郭万达则认为,C5跨区域的规划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交通通勤规划,其次是各城市的功能性划分,包括产业功能、城市功能。

在采访中,多位专家都强调了来自体制机制方面的障碍,认为C5城市群政府要加强服务,扫清合作中的行政壁垒,减少市场运行中的制度成本。

比如沟通机制。南岭认为,大都市圈框架下城市间的合作,特别需要有效的决策机制、协调机制和沟通机制,C5团队可考虑成立一个兼具研究和服务功能的非盈利组织,为重大问题和重大政策提供解决思路和方案。

比如审批制度。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杨立勋表示,深河融合发展要加大改革协同推进力度,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上探索实行一枚印章管审批、一个部门管市场、一支队伍管执法、一份单据管通关、一张绿卡管用才、一份清单管边界、一个平台管信用、一个号码管服务,通过推进两地资源要素无障碍流动,促进一体化发展。

比如利益共享机制。“经济发展中,最讲究的是互惠互利,这是市场的力量。”中国购物中心产业资讯中心首席专家、广东坚基集团总裁禹来说。这位目前在河源工作的深圳人认为,河源最有可能也最有条件成为深圳推进东进战略、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试验田、先行地。但对于河源来说,应该以互惠互利的姿态实施南融行动,要想一想:我能给深圳的企业带来什么?能给深圳的经济发展、社会民生事业的发展,带来什么?

东进南融,创新发展。C5大都市圈雏形显现,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发展空间由此打开。(《深圳商报》《河源日报》联合采访组)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从一个符号、一个卡通形象、一栋建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