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广州设定“活力全球城市”目标 增强南沙副中心作用

2018-03-01 09:0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记者 杜弘禹

2月24日公布的《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草案(以下简称总规草案),彰显出对未来的发展雄心。

总规草案中,广州提出“全球城市”这一新的、更高的城市发展定位。据了解,如今广州的目标愿景为“美丽宜居花城、活力全球城市”,城市性质上也强调逐步建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引领型全球城市。

新的目标牵动下,广州的城市规模、空间结构和功能布局亦将迎来优化调整。其中,2035年广州常住人口规模将控制在2000万人左右,同时将按2500万管理服务人口进行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配置。这也是广州首次在城市总规中提出管理人口这一概念。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广州城市副中心的南沙,此番也在规划层面上获得战略重视。广州提出要“强南沙”,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核心门户,并具体将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粤港澳大湾区综合服务功能核心区和共享发展区等列为南沙未来的发展定位。

受访专家分析,全球城市需要强大的资源配置能力,软硬件优势兼备的南沙无疑是重要平台,并且从总规草案的表述看,广州“强南沙”的考量已不再局限于自身,更是立足于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

欲成活力全球城市

广州在城市发展上正追求一个更高目标——全球城市。

总规草案显示,广州的目标愿景是“美丽宜居花城、活力全球城市”;城市性质则被表述为:广东省省会,国家重要中心城市,历史文化名城,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商贸中心、交往中心、科技产业创新中心,逐步建设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引领型全球城市。

对比上一版城市总规,此次广州除首次在规划层面提出全球城市外,还新纳入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产业创新中心两个具体定位。

目前,一线城市中还只有北京提出国际交往中心的定位,上海尽管也提出建设全球城市,但却没这一具体表述。

“这两个新的提法明确了广州未来发展的两重新使命。”该总规草案的制定参与者、中山大学城市化研究院院长李郇说。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则指出,广州具备成为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基础与优势,如其千年商都的悠久历史,而这两大功能更能有力推动广州成为全球城市。

胡刚还进一步分析,所谓的“活力”,将主要体现在多元化、开放和包容等方面;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引领型”,或需要从公平平等的角度理解。“前者主要是从广州一贯特色出发,而后者则是针对当前全球城市中普遍存在的贫富差距过大这一问题”。

多位分析人士指出,作为最高城市等级,“全球城市”这一目标的提出,一方面是广州对自我认识和发展追求的提升,另一方面也是对国家战略的主动承载,以及对趋势和机遇的把握。

广州在总规草案中也提出,要使广州城市总体规划成为落实国家和区域发展战略的重要手段。这包括“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发展。前者,广州提出要成为重要枢纽城市;后者则强调要发挥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增长极作用,推动粤港澳全面深度融合。

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认为,中国经济正不断走向全球化,并扮演日渐重要的角色,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必然将率先进一步面向全球发展,这同时也是未来中国发展所需。

伴随着新的目标,广州的城市规模亦将迎来较大调整:2035年广州常住人口规模将控制在2000万人左右,同时将按照2500万管理服务人口进行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配置。

“这是很超前的思维。”胡刚分析,一方面流动人口使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频率更高;另一方面,由此形成的相对较高的配置标准,可为未来发展预留一定空间,避免需要补短板的情况。

李郇也指出,此番的总规草案是将广州放在全球城市体系中去考量,并按上述一系列目标对城市所需的功能和资源要素提出要求。

规划层面“强南沙”

“强南沙”则是这份总规草案的另一亮点。

南沙位于广州的最南端,地处珠江出海口。这一叠加着国家级新区和自贸试验区双重政策优势,同时与港澳两地相距仅40海里左右的区域,近年来在广州城市发展中的战略地位被不断提升。

早在2016年,南沙即被广州明确为该市唯一的城市副中心。最近两年,南沙更开始被称为广州的“未来之城”。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总规草案中,广州进一步丰富了南沙的发展定位,涵盖三个方面: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绿色智慧宜居城市副中心、粤港澳大湾区综合服务功能核心区和共享发展区。

其中,强化南沙的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功能方面,一是定位为大湾区交通中心,实现30分钟直达大湾区主要城市中心区和重大交通枢纽;而是大湾区综合服务功能核心区,明确重点发展国际航运、国际服务贸易、国际创新金融、科技金融、国际交往等功能。

此外,根据总规草案,建设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亦是这一次广州“强南沙”的重要内容之一。这包括将面向港澳实施更大程度的先行先试和更高水平的开放政策;加强与港澳在离岸贸易、高技术服务、教育培训、高新技术产业、高端医疗产业等领域合作;充分考虑港澳人士在南沙生活需求,完善出入境、通关、居留等服务设施等。

正如前文所述,广州在规划草案中明确提出,要发挥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增长作用,推动与港澳全面深度融合,南沙即被视为抓手。

“南沙对广州的城市发展具有独特作用。”毛艳华指出,南沙具备多重政策优势,可通过政策先行先试和制度创新优势等,从而聚集高端要素、服务走出去和推动与港澳合作;并且,与深圳前海、珠海横琴相比,南沙的空间优势、腹地优势和对内辐射作用更为突出。

毛艳华进一步分析,“全球城市”的一大特征是具备强大的资源配置能力,而软硬件优势兼备的南沙无疑是一个重要平台。“近两年广州就已在航运、引入前沿科技产业等方面发展迅猛,未来如能与广州其它区进一步协同发展,则将更大提升广州发展的全球性。”

“南沙关系着广州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问题。”胡刚指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将深刻影响未来区域内城市发展,广州需要更快更好融入大湾区建设发展,而南沙将扮演重要支点的角色。

胡刚进一步分析,从这一点来讲,如今南沙对广州的战略意义已超越副中心。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吴志强副理事长:城市规划者在改变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