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规划科普 | 从《长安十二时辰》看古今城市规划

2019-08-07 10:08 来源:中规院交通院

“一个秩序井然、气势恢宏的伟大城市,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诸色人物云集其中,风流文采与赫赫武威纵横交错,生活繁华多彩,风气开放多元。”

——马伯庸

编者按

想必大家最近都被网剧《长安十二时辰》疯狂刷屏,如百科全书一般的场景重构,皆有历史出处可考,其细节之丰富令人大呼过瘾。今天,小编带大家一起穿越回1300年前,讲一讲大唐长安城的城市规划。

▲ 长安城舆图

唐长安城空间格局

唐长安城是当时世界规模最大的城市。长安城主要分为三部分:宫城、皇城和外郭城。宫城是皇室家族居住和处理朝政的地方,皇城是中央行政机构所在地,外郭城分布着居民区、商业区和寺塔等。

长安外郭城经社科院考古所实测,东西9721米,南北8651.7米。面积84.1平方千米;宫城东西2820.3米,南北1492.1米,面积4.21平方千米(为外郭城的1/20);皇城东西2820.3米,南北1843.6米,面积5.2平方千米。

唐朝长安城东西走向有14条街道,南北走向有11条街道,划分出108坊,每坊居住近万人,号称108坊,实际上有110坊,是世界上首个百万人口的都城。

地形地势

唐长安城选址于汉长安城东南,龙首原以南。

除龙首原外,长安城地形呈东南高、西北低。长安城东南的高地便是著名的乐游原。

“远远望去就像是在城中凭空隆起一片平头山丘。这片山丘叫作乐游原,上有宣平、新昌、升平、升道四坊,可以俯瞰整个城区。灰白色的坊墙沿山坡逶迤而展,墙角遍植玫瑰、苜蓿,更有满原的绿柳,春夏之时极为烂漫,景致绝佳。”

长安周边主要水系有八条,因此有“八水绕长安”一说。八水指的是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它们在西安城四周穿流,均属黄河水系。渭河黄河一大支流,其余七条河流注入渭河。

宫城与皇城

▲  来源:北斗北工作室

唐长安选址宫城于龙首原,宫城主要由“三大内”组成。分别是“大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和”南内“兴庆宫”。兴庆宫始建于玄宗朝。唐玄宗看中龙首渠旁边一片水泽,取名龙池,在此建兴庆宫。兴庆宫的西南角就是著名的花萼相辉楼和勤政务本楼。关于兴庆宫,小说中也有一段精彩描述介绍其来龙去脉:

“兴庆宫的龙池,在长安城中是一个极其特别的景致。早在武后临朝之年,这里只是万年县中的普通一坊,叫作隆庆坊。隆庆坊里有一口水井,突然无故喷涌,清水疯漫不止,一夜之间淹没了方圆数亩的土地,此处沦为一大片水泽。日出之时,往往有雾气升腾,景色极美。长安城的望气之士认为这是一个风水佳地,坊间更有私传,说水泊升龙气。于是李氏皇族的成员纷纷搬到这片水泽旁边居住,其中就包括了当今圣上李隆基。

后来天子践祚,把隆庆池改名为龙池,以示龙兴之兆。这一下子,龙池旁边的宗亲们都不敢久居,纷纷献出宅邸。天子便以龙池为核心,兼并数坊,修起了兴庆宫。”

城门、城墙与护城河

“长安外郭的城墙高约四丈,用上好的黄土两次夯成。其四角与十二座城门附近,还特意用包砖加强过。在外郭城墙的根部,还围有一圈宽三丈、深二丈的护城河。

护城河的河水来自广通、永安、龙首三大渠,冬季水枯,但始终能保持一丈多高的水位。长安人闲来无事,会跑来河边钓个鱼什么的。守军对此并不禁止,只是不许洗澡或洗衣服,防止被外藩使者看到,有碍观瞻。”

“15分钟生活圈”居住组团平康坊

本节选取剧中出镜率最高的坊之一平康坊进行介绍,毕竟剧中林九郎(原型宰相李林甫)的居所、葛老地下城以及守捉郎的书肆均位于平康坊。

唐代坊居住人口可达上万人,坊内用地功能高度混合,并不只有单纯的居住功能,不出坊门可以满足基本物质和文化需求。从空间尺度和用地功能上看,与新版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中的“十五分钟生活圈”相当;从坊的居住人口规模看,则接近“十分钟生活圈居住区”,毕竟唐代没有如今动辄30层的塔楼式住宅。

“平康坊虽然称坊,内里布局却与寻常坊内截然不同。张小敬一行从北门进入,向左一转,前方共有北、中、南三条曲巷,三处圆月拱门分列而立,绫罗挂边,粉檐白壁,分别绘着牡丹、桃花和柳枝。

平康里三巷之中,南曲、中曲皆是优妓,来往多是官宦士人、王公贵族;靠近坊墙的北曲,也叫一曲,来的多是寻常百姓、小富商人或赴京的穷举子、选人之类,环境等而下之。从布局便看得出来:南曲多是霄台林立;中曲多是独院别所,还有一条曲水蜿蜒其中;只有北曲这里分成几十栋高高低低的彩楼,排列纷乱。三曲泾渭分明,一目了然。

…宅院像是出自军匠之手,建筑样式几乎一样,排列严整,都是三进七房。唯一能把它们区分开来的,是每一处中庭高高飘飘起的鸟兽旗麾:有熊有虎,有隼有蛟,没有重复的——这正是十位节度使设在长安的留后院,每个院的旗麾,都与节度使的军号相应和,一看便知是哪家节度使的院子。

而留后院的对面街里,则是杂七杂八的一溜商铺,都是珍珠宝石、香料、金银器、丝织、漆物之类的奢侈品铺子。留后院每年在京中采购大量礼品,商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良机。”

城市公共空间

东西市

东市和西市是长安城的两大商业区。西市在长安城皇城外西南,里面有市署,长官就是西市令,能够“掌百族交易之事”。胡商来到长安之后,一般会先在西市集散货物。而且西市又有“金市”之称,经济比较繁荣,还有不少胡商经营的店铺,比如说波斯邸、酒肆等。

李白诗《少年行》曰:“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可以为证。

长安城人口分布特征可以概括为“南虚北实,东贵西富”。因为北边围绕宫城和皇城的里坊人口密集,官宅居多。东边住着官员,乃官员云集。西边有大唐西市,商人比较多,西市的贸易又极为繁盛,来自中亚、南亚、东南亚以及高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各国各地区的商人都在西市附近的里坊居住,所以有人戏称是“富人云集之地”,由此形成了“东贵西富”的局面。而南部地区,由于地处偏远,俗称“围外”,居民也稀少。西市及周边里坊相当于首都的“国际交往中心”,东市走的是高端路线,以售卖高档奢侈品为主,周边里坊则是官员、眷属居住区。

兴庆宫前广场

是长安百姓正元节观灯的场所。

“这一带是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不光有全长安最大最华丽的灯架群和最有才华的艺人,而且一过四更,天子将在这里亲登勤政务本楼,与民同乐,从几十支拔灯队中选出最终的胜利者。眼下还有不到两个时辰,百姓们纷纷聚拢过来,将这里簇拥得水泄不通。

四更丑正的拔灯庆典,还有半个时辰就开始了。广场周边的几百具缠着彩布的大松油火炬,纷纷点燃,把四下照得犹如白昼。龙武军开始有次序地打开四周的通道,把老百姓陆陆续续放入广场。”

宗教活动场所

唐代长安城的外来宗教主要是三夷教,即祆教、摩尼教和景教,三夷教的兴盛是唐代文化交流的重要表现。祆教也被称为拜火教,即琐罗亚斯德教,它是公元前6世纪前后由琐罗亚斯德创立,它在4世纪传入中国,传播过程中粟特人起了主要作用,祆教也是传入中国后才有的称呼。

▲  唐长安城宗教场所空间分布

祆教祠

目前可确知长安城有五座祆祠,分别在布政、醴泉、普宁、崇化、靖恭五坊之中。贞观五年(631),唐太宗下令在崇化坊修建祆祠。因祆教的信奉者多是粟特或其他胡人,故除靖恭坊的祆教祠在城东万年县外,其余四座均在西域人较多的城西长安县。小说中说祆教祠坐落在紧邻西市的怀远坊。

“这条巷子走到尽头,视野突然开阔,形成一个宽约两百步的广场。在广场正中立着一座两层大祠。这祠白壁红瓦,四面皆有拱门,形制与中土迥异。门上镌刻着三只立在莲花座上的骆驼雕像,背承圆盘,盘有薪火,两侧有鸟身人形祭司侍立。”

景寺

位于义宁坊的景寺是剧中反派人物右刹的藏身之处。

“义宁坊,位于长安城最西侧北端,就在开远门旁边。贞观九年,景僧阿罗本自波斯来到长安,太宗皇帝准许他在义宁坊中立下一座波斯胡寺,算得上景教在中土的祖庙。祠部名录显示,寺中景僧约有两百人。

义宁坊靠近西边的开远门,大部分进不了西市的胡商,都会选择这里落脚,所以胡籍密度比西市还高。坊内诸教庙宇林立,造型各异,也算是长安一景。顶如焰形、墙色朱赤的是祆教祠;屋脊竖起两根幡杆的是摩尼庙;而在东十字街西北角,有一座上悬十字的石构圆顶大殿,正是景寺的所在。”

水体

“长安城本是纵横平直的布局,但在东南角这里,曲江池生生向外拱出来一块,就像是稻米袋子鼓起一角。为了保证这片横跨城内外的水面不被隔断,外围并未环以城墙,只是挖了数条水渠环伺。虽然马匹和车辆无法通行,若是三两个行人徒步,出城却不是什么难事。

在修政坊的东南角,是长安城最繁盛的景点——曲江池。这个池子一半位于城内,占了两坊之地;另外一半在城外,与少陵原相接。曲江池内水道蜿蜒,楼宇林立,花卉周环,柳荫四合,小径穿插园林之间,一年四季都是极好的去处——无论是对游人还是对逃遁者。”

▲ 唐长安城范围与周边水系

长安城综合交通体系

道路系统

第一级是连通几座主要城门的街道。

朱雀大街是一条宽阔恢宏的南北通衢大道,整个长安城的南北轴心。路面中央微微拱起,两侧有深沟,东西宽约一百五十步。路面覆着一层厚厚的浐河沙,有如一条青白色大江,将长安外郭城区分成长安、万年两县。道路两侧种着高大挺拔的槐树与榆树,每隔一百步还有一对东西对立的石雕,气势宏大庄严。

“这是天子御道,老百姓只能沿指定的九个路口横穿,不能越线,也不许快跑。这条复道,并非一成不变的直线。每隔二百步,道路会忽然变宽一截,向两侧扩开一圈空地,唤作跸口。这样当天子的车驾开过时,沿途的巡兵和杂役能有一个地方闪避、行礼,也方便其他车辆相错。如果有人在天空俯瞰笔直的整条复道,会发现它身上缀有一连串跸口,像一条绳子上系了许多绳结。”

第二级是城中大多数道路,宽度在40~70米不等;

第三级是顺城墙下的道路,宽度在25米以内;

第四级是里坊内的巷曲(唐时街道的称法)。说是曲巷,其实路面相当宽敞,可以容两辆双辕辎车通行。

路网密度与道路面积率

坊有515*515米,515*662米、515米*955米、797米*955米、以及588米*955米五种标准模数,据此推算长安坊和坊之间道路路网密度在2-4公里/平方公里之间。算上坊内十字街,则路网密度至少翻倍。此外长安城路网密度的分布也不是均匀的,东西市路网密度最高,可以增加沿街店铺界面。

若坊间路以平均宽度50米计算,坊内十字街按平均宽度15米计算(唐长安城坊内的横街、十字街宽约15~20米;西市井字主街宽16-18米,东市井字主街宽近30米,约10-14唐步),长安城道路面积率接近20%。

尽管部分街道尺度宏大,从路网密度和道路面积率指标上看,长安城仍然具备小街区、密路网的空间特征。

河渠与漕运

水运是古代大宗商品运输的重要途径。长安城的漕河必然经过大宗商品集散地的东西两市。

▲ 长安城水系图,来源:@张靖/星球研究所

“丙六货栈旁边,有一条紧贴坊墙的广通渠。这条水渠在一年前拓宽了漕运,专运秦岭木材,所以渠深水多,宽可行船。

…广通渠,从金光门入城,沿居德、群贤二坊流入西市。为了方便秦岭木材的漕运,广通渠在天宝二载刚刚被拓宽过一次,渠深水宽,可行五百石的大船。

广通渠从西市流出之后,连通永安渠、清明渠,更远处还连着龙首渠和宫渠,流经的里坊多达三十余个,跨越大半个城区——换言之,只要曹破延潜水游过西市水门,就可以轻松脱出包围圈,在全城任何一个地方上岸。

靖安司的选址逻辑

靖安司,戡乱平镇曰靖,四方无事曰安;要想理解靖安司选址逻辑,就必须先搞清楚靖安司的职能。小说中借元载之口进行了交代:

“《大唐六典》卷十三《御史台殿中侍御史》载曰:凡两京城内则分知左、右巡,各察其所巡之内有不法之事。谓左降、流移停匿不去,及妖讹、宿宵、蒲博、盗窃、狱讼冤滥,诸州纲典、贸易、隐盗、赋敛不如法式,诸此之类,咸举按而奏之。

《百官格》:左巡知京城内,右巡知京城外,尽雍、洛二州之境,月一代,将晦,即巡刑部、大理、东西徒坊、金吾、县狱。

殿中侍御史有两个头衔:左巡使、右巡使,对两京城内的不法之事有监察之权,而靖安司掌管的是西京策防,两者职责有重叠之处,可以说是同事不同官。”

靖安司的选址位于光德坊孙思邈的旧宅,与慈悲寺一墙之隔。小说云:

“光德坊的东北隅是京兆府公廨,旁边便是慈悲寺。在两者之间,夹着一处不起眼的偏院,这里原本是孙思邈的故宅,不过如今药王的痕迹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肃杀气氛…”

靖安司内部空间构成

“整个司署分作三部分:正殿、左右偏殿和后殿。正殿办公,偏殿存放卷宗文牍,后殿是关押犯人的监牢。在整个建筑后头,还有一个大花园,占地颇广,其间散落着一些独栋小屋,诸如退室、望楼、伙房、茅厕、井台、鹘架、水渠之类。在最外围,是一圈高大的院墙,上植荆棘。”

▲  靖安司鸟瞰图,来源:北斗北工作室

“一进殿,首先看到的是一座巨大的长安城沙盘。赤黏土捏的外郭城墙,黄蜂蜡捏的坊市墙垣,一百零八坊和二十五条大街排列严整如棋盘,就连坊内曲巷和漕运水渠都纤毫毕现——当然,唯独宫城是一片空白——旁边殿角还有一座四阶蟠龙铜漏水钟,与顺天门前的那台铜漏同调。

整个靖安司只有两个出口——正殿正门,通往坊内十字街;还有一个朝东开的角门,可以直接连通旁边的京兆尹公廨。哦,对了,现在还多了一个通往慈悲寺草庐的墙梯。”

关于靖安司的选址逻辑,小说中借檀棋之口给出了解释:

檀棋这才大胆说道:“我是想起一件旧事。咱们靖安司草创之时,地点几经改易,最终定在了光德坊。这里同坊有京兆府,便于案牍调阅;西邻西市,可以监控胡商;北接皇城,时刻联络宫中;东连朱雀大街,易于调动兵力。只有在这里坐镇,公子方能掌握全局,指挥机宜……”

因素一:自然地理环境

“因为靠长安西边的三条渠道——广通渠、清明渠、永安渠,恰好就在这里汇聚,再流入皇城。三渠入坊,让光德坊内部的水路既宽且深。靖安司的这个后花园,在东西两面墙各有一处水门。自东墙引入主渠之水,中间弯成一条弓形,恰好半绕李泌的退室,自西墙再排入主渠。这样一来,花园就有了一条活水,只要三渠有一条不枯,这里永远有清水流转,风水上佳。”

因素二:周边用地协同

靖安司的“邻居”们主要有京兆府的公廨、慈悲寺、常法寺、胜光寺等庙宇,分布在坊中四角。

因素三:连通密室

剧中,张小敬一度被限制进入靖安司,为了能够继续办案,李必安排张小敬在靖安司旁的景龙观密室见面。

李泌啧了一声,露出一脸不屑:“甘守诚吃了这个瘪,可不太甘心。他放出话去,不许张小敬你公开出现在靖安司,否则他会以钦犯之名再次将你拘押——真是小家子气。所以我只能找慈悲寺住持,寻了个与靖安司一墙之隔的草庐,徐宾会暂时负责两边联络。”

这是一栋低矮的砖屋,上头没有瓦,只覆了两层发黑的茅草。它恰好位于京兆府公廨、慈悲寺之间,旁边即是永安水渠。这里本来是京兆府的停尸房,专供仵作检验之用。旁有水渠,可走污秽;侧立寺庙,可度阴魂。

按照剧中描述,景龙观亦曾是太子与靖安司司丞李必秘密会面的场所。

因素四:限高与视线

靖安司情报传递系统的中枢黑色大望楼,比其他望楼要高大许多。望楼虽高,但也有限度,总不能将皇城宫城内也一览无余,否则就是大逆不道。因此,为了安置望楼系统,靖安司也要与皇城保持一定距离。

▲  靖安司大望楼回廊夜景,来源:北斗北工作室

靖安司情报传递系统的启示

靖安司特色建筑:望楼

靖安司依赖的情报传递系统由规模不同的若干望楼组成,最大的望楼相当于整个情报系统的中枢,位于靖安司内。

剧中「望楼」就扮演着“天眼”的角色,坊间街道的实时状态全靠它监控着,而且它还能快速传递信息。望楼具备全景监控、信息搜集与传递、远程定位与精准打击三大功能。

“长安城一百零八坊,每三百步设一望楼”,约合每500-800米设一座。

▲  靖安司内大望楼

根据小说描述,一般望楼的高度在26米左右。坊墙高度2.5米左右,假设望楼均位于每个坊的中央,距离坊墙约300-500米不等。经测算,为了能够无死角覆盖110米宽的街道,需要相邻两个坊的望楼高至少25米。

▲  长安城一般小望楼

“望楼比周边的建筑物都要高,一旦发现异常,楼上的武侯会用方格幕布向临近望楼传递信息,片刻即可传回靖安司总部。

望楼是一栋木制黑漆高亭,高逾八丈,矗立在西市的最中间,在其上可以俯瞰整个市场的动静。楼上有武侯,这些人都经过精心挑选,眼力敏锐,市里什么动静都瞒不过他们。

两个弹指之后,望楼东侧三百步开外的另外一座望楼,也挥舞起了同样的黑旗;紧接着,更东方的望楼也迅速做出了响应。就这样一楼传一楼,不过数十个弹指工夫,黑旗的讯息已跨越了一条大街,从西市传到了东边一坊开外的光德坊内。”

与此同时,望楼还担任异常监控定位得作用,剧中多次出现望楼上得武侯通过发射烟弹,定位狼卫位置,方便张小敬去追捕的场景。这跟现代GPS定位相比也不遑多让。更厉害的是,望楼上的武侯还能远程精准打击目标!

当然,这样强大的系统必然造价不菲,也会存在覆盖的盲区。比方说位于城南人口密度低的昌明坊。

“张小敬看了一眼坊门前挂的木牌,写着“昌明坊”三字。墙根槛前随处可见杂草丛生,门前的土路上车辙印很少,可见住户不多,荒凉寂静。这个坊里,甚至连靖安司的专属望楼都没有——毕竟预算有限,先要优先覆盖人烟茂密的北部诸坊,这种荒坊暂时顾及不到。”

望楼信息传输与5G通讯

望楼白天用鼓声、晚上用灯笼进行韵式传信。

“长安望楼的传文分成两种:一种是定式,比如三急一缓代表“增援即至”,五急二缓代表“原地待命”,等等;另外一种则是韵式,以开元二十年之后孙愐所修《唐韵》为底,以卷、韵、字依次编列,如二十六六,即卷二第十六韵第六字,一查《唐韵》便知是“天”字。

定式最快,但内容受限;韵式便可以传送稍微复杂一点的事;如果更复杂的东西,就得派人飞骑传书了。”

▲  马伯庸,摄影:慕容在焉

据《长安十二时辰》作者马伯庸讲,影视剧北斗北工作室团队创造性地发明了一种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拉帘子”信息传递法。望楼上的“通讯员”可以按照约定的规则,通过“拉帘子”把要传递的信息加密转译成符号传递出去。

靖安司的望楼系统,虽然传递的数据量有限,但其背后的布局规律像极了当下方兴未艾的5G通讯。

这种“拉帘子”方式,让人联想到的加密方法就是二进制,帘子不拉就是0,拉起就是1,合起来可以转为一个十进制数值,通过这个数值去密码本里找对应的汉字。

字节(Byte)是计算机信息技术用于计量存储容量的一种计量单位,作为一个单位来处理的一个二进制数字串,是构成信息的一个小单位。最常用的字节包含八位的二进制数。典型的望楼一面帘子共有9至12个格子,因此一次性可以传输1个字节以上的数据。数据量虽小,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望楼系统的内在原理与5G通讯有异曲同工之妙。

5G基站系统与望楼系统本质上是类似的。望楼依赖人眼“目视”监控街道会受到建筑物、坊墙等构筑物的遮挡,站的高方能望的远,因此望楼必须显著高于周边建筑物。

相比于1-4代通讯,5G的主要特点是波长为毫米级,超宽带,超高速度,超低延时。5G电磁波的最大特征是高频率、小波长(毫米波)。高中物理学知识告诉我们,频率越高,波长越短,越趋近于直线传播(绕射和穿墙能力越差)。频率越高,在传播介质中的衰减也越大。因此5G基站信号比4G更加容易受到障碍物的干扰。可以预见的是,5G基站的部署密度相比4G会有大幅提高。5G信号的传输对街道空间、建筑高度都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以宏站为例,雄安新区实测最大传输距离1.8公里(无遮挡理想状态);有建筑物遮挡建成区传输距离在300-500米之间,因此5G宏站的部署密度要远远高于4G基站。

文末彩蛋

剧中涉及到的主要地点位置分布,

您能和人物事件对应起来吗?

参考文献:

1.  《长安十二时辰》,马伯庸著

2.  BakerT D. The Urban-Suburban Spatial Structure of Han and Tang Chang[J].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2011 (35): 1-31.

3.  贺从容。 从吕大防《长安城图》与考古资料看唐长安城坊内的十字街宽度[J]. 建筑历史与理论第九辑 (2008 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选辑), 2008.

4.  http://www.sde.nus.edu.sg/changan/CHINESE0925level2_MINGDE%20GATE.htm

5.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92858873364652

6.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930103

7.《中国主要城市道路网密度监测报告》,http://www.planning.org.cn/news/uploads/2018/05/1525240509.pdf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吴志强副理事长:城市规划者在改变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