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源>会议报告>其他报告> 正文

温铁军:乡村振兴的现实意义

2018-03-26 10:44 来源:爱故乡行动

此文根据温铁军教授在2018年2月28日-3月1日在湖北省住建厅2018年度春季业务知识系列专题讲座和京山县“新时代湖北讲习所‘京山课堂’暨县委中心组(扩大)学习会议上的部分讲座内容整理而成,已经本人审阅。此文为讲座第三部分内容。

温铁军

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乡建中心主任,福建农林大学海峡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

输入性危机

为什么面对全球挑战的局面,国内要做乡村振兴。

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是输入性危机

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对中国就是输入性危机——当东亚金融风暴发生的时候,中国出现了外需大幅度下降,98年的时候出现过大批企业倒闭,有大约5万多家国有企业倒闭,4000万职工下岗,中央要求银行给这些企业发工资性贷款,维持工人的基本生活,如果他们被推向街头,4000万人,中国就没有安定环境的可能了。

那个年代局面非常紧迫,所以中央紧急启动西部大开发,国家投资是36000亿,接着又启动了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这一系列的调整都是用国家直接投资的手段来稳定经济。那次,中国就已经爆发了生产过剩危机,主要是外部需求下降,导致中国这个为世界生产的国家出现外部市场萎缩,造成国内出现了严重的生产过剩危机。

今天很多人爱说农业产业化,那是什么条件下提出的呢?就是城市工商业遭受严重危机,企业界大家联名要求中央帮助城市的工商业资本下乡。可见,产业化的内涵是资本下乡。1998年,因为城市工商企业遭遇困难,38家大型工商企业联名提案,当时正在开两会,因为我在农业部工作,这个提案就转到我手里,企业界提出的就是资本要下乡。于是,为了缓解城市资本的困难,中央就帮助城市工商业资本下乡,这就是农业产业化提出的背景。

资本下乡不可能跟农村成千上万的一家一户打交道,于是乎就推出了土地的流转,要求形成规模,才有了农业产业化,到现在,这个政策提出20年了。请各位农口的干部有空做个调查,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有多少现在是赚钱的,恐怕有相当部分是不赚钱甚至亏损的,有些连贷款都还不上……

那是什么道理呢?无外乎就是资本下乡的结果造成农业过剩。

城市工业上一轮的过剩,外部需求下降,不可能靠内需,只好靠投资拉动。于是,就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等这一系列的对区域不平衡做调整。

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城乡严重不平衡。于是,三农问题就被列为重中之重。接着2005年中央开始向农村投资,缓解城乡差别。

十年后,到2015年,中央明确提出5年时间到2020年全面解决贫困问题。意味着,我们开始缓解贫富差距。

这三大差别,是确定为战略的不平衡发展的过程中恶化的,也只能用国家投资加以改变。客观上,这也是一个化为危机的做法,危机不断发生,面对挑战,我们用国家战略性投资来缓解危机。

三大投资战略

经济现在是L型下滑。

而这次,2008年爆发华尔街金融海啸,演变为2009年全球需求下降,中国又进入了一轮生产过剩,面对输入性危机,我们又得靠国家大规模投资,有三大投资战略。

一个是对外的,就是一带一路,帮助周边国家去搞基本建设。上一轮98年东亚金融危机的时候,朱镕基总理面对第一轮生产过剩,提出的是国内高速公路体系,叫三纵两横,国家投资去建高速公路。到温家宝总理面对美国华尔街金融海啸演化成中国第二次生产过剩的时候,我们建高速铁路,现在变为五纵七横。大规模的国家基础建设去投资,才能稳得住经济的增长。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高的增长率呢,告诉大家一个客观情况,我们的增长率在中央制定的指标上,叫做七上八下,超过8%,各种经济关系高度紧张,就会出现通货膨胀,低于7%,意味着400万每年新增就业包袱甩不掉,只有维持硬增长,才能带动就业。须知,我们每年新增就业1000万左右,如果增长率低于7%,失业就上升几百万。现在,我们维持着6.7%左右,意味着现在大约每年有100万人不能就业,如果这个时候不加强转向乡村振兴战略,在乡村社会创造更多的返乡农民就业机会,不做这种准备,就会有更多的失业人群,直接影响稳定。

对内区域整合。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都是区域整合,此外还有当时武汉的一小时经济圈,那就是亚区域整合。现在三大经济区——粤港澳大湾区、苏浙沪连同长江经济带、京津唐连带渤海湾,三个亚区域整合带来巨大投资机会。所有这些,都是中国应对输入性危机做的战略安排。

三大战略中,跟我们关系更密切的,是乡村振兴战略。

做这些战略整合,主要的投资主体,开始阶段主要是国有部门。

以乡村振兴为例,当我们强调三农问题的时候,中央向农村做倾斜性投入,现在国家和地方财政,最大项投资是三农开支,每年是一万多亿,其中一半以上用于农村基本建设,还有小一半用于农村的社会开支。中央加强农村基本建设,如果我们沿着之前加快城市化的思路走,就等于失去这个机会——国家倾斜性的乡村振兴战略向三农投资。我们要有所准备,才能承接住中央政府投资。

说起投资,很多人就说要做田园综合体。但,田园综合体要的是三种农业相结合——立体循环农业、创意农业、体验农业。第一,立体循环农业,如果沿着过去产业化农业的方式搞,只要大规模集中土地,一定是大量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那是高污染农业,不是立体化循环农业;第二,创意农业要搞形成题材的头脑风暴,发动市民、青年、返乡能人都参与,才有创意空间;第三,是体验农业,那是要把时间变为金钱,变成收益,只有与农业方式改变结合,才能有文化内涵的创意。湖北京山最有价值的品牌创意在哪,哪些乡村农事活动是可以DIY的,哪些农业项目是按照立体农业搞的?如果没有这些典型,就不会是田园综合体。此外,新农业的业态,是以综合性的合作社为主要操作主体,有效发展集体经济,才能是合格的田园综合体项目。

乡村振兴战略要求的不再是过去产业化时代的资本下乡,而是要求社会下乡。去年和今年我都来到了湖北,很大程度上想来这里学习,去年武汉市提出了一个鼓励市民下乡的优惠政策20条,帮市民下乡,那就叫做社会参与式发展,鼓励社会下乡,而不再是亲资本的下乡。去年年底,湖北省又推出了三乡运动,贤能回乡、市民下乡、产业兴乡。昨天去的马岭村,我看到的是他们做到了贤能回乡,9马回乡,带动5个自然村发展集体经济,成立综合性合作社,能人回乡、产业兴乡都做到了,唯一没做到的就是市民下乡,怎样能带动市民下乡,这仍然是一个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的问题。

2018年2月28日,温铁军老师调研走访京山县罗店镇马岭村

市民最关心的,和农业最相关的是食品安全,和中央现在强调的从数量型增长转为质量型增长是高度相关的。我们做创意农业和体验农业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追求食品安全的市民们。最近我在福建的一个县,离福州市只有40分钟左右的车程,跟县里的领导交换意见的时候我说,如果能吸引10万福州人到你们这个县里来,那你就是最符合现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县了!为什么呢,因为市民都有不安全感,房、车都有了,股票风险性太大,因此会将资产投资到乡下。市民下乡的时候,他们的做法往往是比较个性化的、定制型的,他和我们以往管理的对象不一样,市民下乡和农民结合的时候,创业可能是千奇百怪,我们现有的规定是无法应对市民农民结合形成的创意,这个过程我希望大家要有点心理准备。

乡村振兴的实验案例

中国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污染,(PPT)你们很难想象生活在大城市的痛苦,出门堵车,呆在家里不用净化器,呼吸都是高污染的……所以国家强调乡村振兴,城市人是举双手同意的,这意味着城市人可以找到一个相对比较干净的地方“疗伤”。乡村社会对我们城里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以洗净在城市的铅华,在乡村喝的水是洗血的,吃的东西是有机生态的可以洗胃,我们呼吸的空气有甜味,是洗肺的,在乡村社会中的生活是闲散的,安逸的,把在城市高度紧张的人际关系消解了,那叫洗心。所以我说,市民下乡是四洗,洗胃洗肺洗血洗心。有人想过这四洗是创意么,市民享受这四洗该卖多少钱呢?

现在国际潮流叫做慢运动,慢村慢城慢生活,再加上慢食,国际慢食运动的主席到中国来跟我对话,我告诉他中国人一顿饭能吃三天。中国是饮食文化的祖宗。现在世界上新的潮流是转型城镇,讲的是慢城运动,慢生活运动。市民下乡与慢村运动结合将会越来越成为趋势。那就一定要考虑,要怎么跟市民下乡相结合,中央一号文件已经强调,鼓励市民下乡跟农民联合创业。如果村庄要改造,那要改为吸引中产阶级市民下乡的环境。

从2005年新农村建设战略开始,政府加大农村投资

每年超过一万亿的农村投资,客观上造成了农村进一步改造的条件。按照以往的发展方式,农村产业已经整体性过剩。其中,淡水养殖中国占了全球70%,中国蔬菜生产占世界的67%,7亿头猪占比51%,还有占比40%的柑橘,40%的苹果,这些都已经严重过剩,因为我们的人口只有全球的19%,最近几年菜贱伤农的事情层出不穷,都是过剩造成的。

这中间的照片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兰考视察,这是我的博士后(何慧丽)在河南兰考的实践点,从单独种植水稻改为稻蟹混养,不使用农药化肥。

体验性农业,我们要发挥自己的优势资源,比如生态环境中的萤火虫、蝴蝶、蜻蜓等,这些孩子非常感兴趣,如果有这些生态条件了,孩子们就来了,村里的民宿就带动起来了,亲子教育也可以做起来了,城市人对这些很感兴趣。

这个是我的学生里面学历最高的,两个博士生夫妇,自己做生态农业,创办的农场。

这是六位一体循环经济+立体农业,干式厕所、发酵床养猪、沼气池、生态建筑。

农业的六次产业

我在各地讲农业应该是六次产业,我们过去只把农业作为第一产业,第一产业恰恰是多个产业层次中,收入最低的。假如只把农业作为第一产业,就不要做让农民增收的梦;什么叫做第二产业,加工,在农业中,就是搞设施农业扣大棚,这能提高产出,但是资源环境破坏,跟办工业是一样的。例如,山东大棚下面的土,已经没有任何有机质,因此他们把大棚下面的土挖地三尺,买东北的土来填。

所以,用二产的方式改造农业,有一定提高产量的作用,但不可能保证长期可持续;农业三产化,各地现在搞的农旅结合其实就是将旅游作为第三产业拿过来,变为农业内涵。然而,真正的三产主力应该是金融、流通、保险等,这些在目前村社为基础的农业领域中,是罕见的。所以中央才在文件中强调,在成熟的合作社发展内部互助金融,这就意味着把真正三产中的核心功能金融交给农民合作社,这才叫综合性合作社,才有可能有竞争力。

比如日韩台合作社,主要的收益来自于金融、保险、房地产,他的综合农协是将所有的第三产业全包在综合农协里面,农民收入高于城市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综合农协的金融、保险、房地产、超市、批发、流通等环节所产生的收益拿来反哺农民,才能维持农民高收益。因此,日韩台的农业三产化做到了。第四产业,养生是生命的延续,这不同于一般的三产,因此养生+养老是农业本身所具有的产业化功能;第五产业,教育文化本来就是农业内生的功能,所以体验农业为代表的农业的文化教育功能的发挥,就是第五产业,并且,亲子教育、体验农业,都是第五产业;第六产业,农业具有历史文化传承的功能,这就叫做农业六产化。很可惜,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积极推进撤村并镇,把相当多的农村传承给毁了,再加上现在基本都机械化了,过去在荆楚大地上的传统农具也找不到了,老的农民的生活方式找不到了,全上楼了,和城里人一样了,就找不到文化传承的历史功能了,所以,第六次产业是最难的。

现在乡村振兴的这些要求,我们一直在做,无外乎是因为我们较早认识到客观规律。1988年我在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的时候就有生态农业试验区了,而咱们这边早在1987年就成立生态农业办公室了。可见,这一切都是有规律的。

所以,党的战略调整,是符合经济社会自然发展规律的战略调整,而这些战略的基础,就是广大基层干部的创新点。

我们沿着八十年代就有的这种制度创新,在上个世纪末和这个世纪初开始重新推动乡村建设复兴,无外乎是为了让农业回归社会农业的本质。乡村振兴又是一个万众创新的领域,我们通过万众创新增加乡土社会的稳定,打造中国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以此来作为中国引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国地位。

作为大国,不是像美国那样的世界霸主,而是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典型国家,让大家都能追求可持续,如果,一,我们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二,能够靠自己的建设来维持自己的发展,那我们最终就能保证中国实现经济社会的双重稳态。

我们是一个双稳态结构。

特别是社会稳态,中国没有绝对意义的赤贫,在于农村中的底层社会都有自己的财产,只要不去强行剥夺他的财产,农民就不出事。虽然,农民作为小有产着,是中国社会的下层,但他们中间已经长起来的中产,在中国是相对积极的阶层,何况全世界的中产阶级都追求绿色生产方式,我们现在是利用了中国中产基层的崛起与下层社会结合的机会,来形成稳态。

最后再多说几句。

我们中国的上层是国家控制大资本,很多人批红色资本,但别忘了,基本建设主要是靠国家资本——这是国家维持长治久安的长期信用向国有经济部门做的授权,也因此,国有部门是国家做经济安全调控的主要手段,所有的国有资本都得执行中央指示。例如,中国现在国有银行占全部资金运作总规模的70%以上,国有银行的资本金80%以上是中央的,意味着国家是国有资本的最大股东,国有金融控制全国70%的金融总量,这意味着国家经济最重要的战略性金融资本是国家控制的,国家又向基本建设做投资,比如往农村投,马岭村拿到国家3000万投资,帮忙修路修渠修水,这些投资是拿不回来的,那就是国家垫付了沉默成本,才有这些私人企业家回乡创业的条件。企业家这些建设投资,一表现为债务,二是银行占压。国有企业替国家承担了调控职能,替国家投资形成了大量的沉默成本,如果不靠着社会财富的总量增长,这个债务就会越来越大。

我刚才说中国是一个综合负债相对于GDP的比重世界最高的国家,我们为什么不怕呢,因为我们在不断地在扩充社会资产,3000万的国家投资在马岭村,带动了2亿的民间投资,国家3000万只占其中15%,另外85%来自于民间。如果没有这3000万,他就不会有2亿,中国经济怎么维持增长,怎么拉动内需,怎么靠乡村振兴?乡村振兴战略是21世纪中国最有潜力的领域,马岭村的案例是很好的说明。3000万投资,无论表现为债务,还是银行占压,都不浪费,因为他带动了2亿的投资,道理就是这样。

左边这个金字塔(PPT同上),下面是国家投资不断扩充实体财产,接着中间的金融资本扩张,相对的债务作为分子就会缩小。所以,社会稳定和经济稳定这两个金字塔是高度相关的,最终我们实现的是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山思想,金山银山来源于绿水青山!我们的乡村振兴最终会让中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好,谢谢大家!

热门专题

纪念夏宗玕诞辰85周年

一周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