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源>会议报告>2015中国城市规划年会> 正文

自由论坛二:新型城镇化视角下的工业遗产

2015-10-14 16:33 来源:中国城市规划网

嘉宾目录:

伍江:工业遗产价值、保护及利用问题

吕传廷:正确认识工业遗产的价值

阳建强:工业遗产保护实践中的困惑

张松:上海工业遗产保护的核心特点

石崧:存量规划背景下上海工业遗产保护的战略思考

刘奇志:批规划容易,实施起来很难

沈锐:天津市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规划和实践

张晓云:沈阳工业遗产保护实践

赵志庆:黑龙江横道河子小镇工业遗产保护实践

刘向东:卢森堡工业遗产保护实践及经验

刘奇志:批规划容易,实施起来很难

刘奇志 学会学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武汉市规划局副局长、教授级高工

首先学会组织这样一个工业遗产论坛,我感到很高兴,因为工业遗产的价值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被认识的。

下面我就结合我在武汉的一些实践跟大家交流一下,上个世纪我在武汉的工作是编规划,这个世纪就是管规划,最初我遇到的这个问题是我们这个区——硚口区的工厂都已经倒闭了,他希望把这个工厂给拆了,然后有开发商愿意来进行建设,那么让我们把规划的工业用地弄成居住用地。我到实地一看感觉问题不对头,首先那些建筑都还是挺好的建筑,我就觉得作为一个国家,作为咱们的财富来看,把它拆掉是一种浪费,第二个我就觉得那片本来就是我们一个就业岗位,如果把我们的就业岗位给减少了,又加居住,职住平衡的问题就很难解决了。我们武汉是规划和国土在一起,我们当时在下面有土地储备中心,我说这样,你无非就是去政府要钱用吗?我们这个储备中心把这块工业用地储备起来,然后我们把它继续作为就业岗位租出去,这是我最初把那块地留下来的想法。最初开始还困难了两年,5块钱的租金租给旁边的汉镇街做工业处理,后来,那个地方就开始热闹了,因为大量的产业就业也越来越多,区政府的认识也起来了,就专门做了一个工业博物馆,展示它的工业,其他的就开始引进一些新的工业,那么与此同时我在部里也参加了我们优秀近现代建筑的讨论,那个里面都是说的建筑,我希望能把这个留下来,我当时说了,可能不仅仅是建筑,还应该有构筑物。我当时说这个构筑物还是为了保护我们长江一桥,把它写进去了,回过头来,等到后来我再想保留咱们的烟囱,咱们的铁路,咱们施工的工架的时候了,这个就给我们提供了依据。刚才几位都讲到,上海这个世博会的时候,我们过来看了咱们工厂把它弄好了发挥了作用,回去我正好和我们的老同志们一起开会的时候,我都会慰问下咱们的老同志,和他们座谈的时候,我就说到了,我们武汉要说起来,也是一五期间咱们国家的几个,156项重大项目比较集中的一个城市,在武汉有8项,他们那一代人都是经历过的,我跟他们聊天的时候就说,我说老同志们你们身体都挺好的,都六七十岁了,你们能不能帮忙做一件事情,能不能把武汉一五、二五期间老的东西梳理一下,把这些好的东西留下来,这些老同志们都愿意参与,于是他们主动的就把武汉市当年的厂房都梳理了一次,正好我去斯坦福学习了一段回来,老同志给我这么一摞资料,于是就请我们规划院和老同志们一起,2011年就编了武汉市工业遗产的保护规划,这个就是把我们老同志们梳理的武汉市300多个老的工业建筑还剩下来了多少个,从里面挑了29个,我们在长江日报公布要保护29栋的时候,我们最后政府最后批的是27栋,我今天其实想给大家说的是后面,这是为了讲后面这个过程。

我们把这个编了之后,政府也很重视,把我们这个规划也批了,觉得武汉的工业遗产算是有了保护的依据,才过了三年,我们在局里开方案讨论会的时候,处长提出来,这个就是咱们工业遗产要保护的五处的厂房,给我吓了一跳,我说是吗?他说是的,他说我专门去看过,我说停下来,我们那27个要保护的到底怎么样,还有那另外70多个怎么样,结果27个已经拆了一个半了,刚才说的那个还剩下半个,我说为什么政府都已经批了,怎么还敢去拆呢?他说咱们的同志去调查说,首先这分三个部门进行管理的,有文化部门,有房产部门,有我们规划部门,但是从国家的法规方面,都是对历史建筑的保护,没有一个法律对工业遗产明确的做相应的规定,所以在我刚才说的27个里面,有15个是纳入了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的,那15个保护得好好的,有六个我们是准备,也是当初就准备进入那个名单的,还在讨论过程中,有一个拆了一半,还有六个是觉得有保护价值,我们说把它纳进去,这个也没有。所以这一调查的话,给我提了一个醒,就是我们编规划,批规划,相对来讲,要容易一些,而要实施一个规划,那是非常难的,所以我今天想给大家提的建议就是咱们可能要一起好好的研究讨论一下,一个是咱们的工业遗产怎么能提高认识,第二个是这个工业遗产咱们怎么能在相应的法规里面把它纳入进去,进入法律的保护范围,咱们才能真正的把它保护下来,第三个就是咱们的工业遗产,咱们不能只是简单的介入的保护,其实生产、生活,是咱们生活两大重要的方面,咱们现在很多的时候讲文化,那些的话,把咱们生活方式的历史保护的弄得比较多,其实咱们的工业从生产的角度,也是咱们社会,也是咱们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阶段,所以它不应该只是简单的我们这个好像是看得见的工业的保护,它应该是真正意义的工业概念,所以这也是我们开始,第二轮武汉市的工业遗产保护,大家开始讨论研究里面,大家说到,比如说咱们的手工业,对吧,这也是一个,咱们一些制茶的这些,它应该也是的。所以应该把这个纳入到我们城市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咱们来认识它,来理解它,来摸索它,而且的话,前面我们做这个基本上都是从抢救性的把它保护下来了如果咱们从城市发展的角度,咱们来进行梳理的话,咱们可能有很多咱们没有看见的,其实在那个地方存在的,咱们可以把它梳理出来,刚才小石讲到上海的铁路,其实我们去梳理武汉的工业,梳理到武汉的交通,我们就发现武汉其实在没有长江大桥之前,咱们的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现在还留下来一些,现在来看这个也挺好的,我们结合这个,再结合武汉的工业,发现詹天佑做这个桥梁工作,咱们结合这个粤汉铁路结合在一起,咱们越滚越大,文章就越来越丰富,结合武汉的实践,我想给大家提的建议就是咱们从城市的角度来梳理这个城市的工业在这个里面做了哪些事情,有哪些意义,有哪些值得纪念的,哪怕就是它不在了,咱们也能找得出来,正是因为这个,咱们可以看到咱们武汉这个江岸地区进行改造的话,里面的转车楼,就是以前咱们没有转,火车到那里是它把它转过来的,当时那个地带也很重要,所以咱们提出来,市政府一听觉得也很有道理,所以在咱们新做的二期那个里面专门留出来一条线,专门让咱们把它这个开辟出来,咱们将来铁路要看的话,也能看到比较完整的,我想提的建议,也是我实践的感受的话,就是给大家提这样的建议,谢谢。

主持人:谢谢刘局长,刘局长从武汉的实践,给我们展示了十分困难的图景,确实很多城市在做这个工业遗产保护的时候遇到了很多的问题,那么刘局长也特别强调了,工业遗产的规划和管理,不应该只是从建筑层面出发,它应该是工业用地的环境,这样一个体系、一套系统,上次去武汉的时候,我们去看了一组工业遗产,非常有意思,就是贫乡,是在江西,还有武汉,还有黄石,在武汉形成了一个钢铁基地,这个黄石那边是粗矿,通过船运到武汉,形成了武汉的钢铁基地。如果合在一起的话,它的价值会得到大的提升,但绝对不是一个城市的价值,算是一个国家层面的价值或者是亚洲层面的价值,刚刚伍校长就讲到了这个。我们遗产要把它系统化起来,那么对它的理解方式就会有很大的不同,那么在这个具体操作层面,这个工业文化遗产,我们考虑它的保护和再利用的再利用的话,要积极,要主动,这是从刘局长 报告里面得到的启示。

6/10<12345678910>

热门专题

国土空间规划

一周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