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 资讯 >规划会客厅 > 正文

将历史街区保护融入城市可持续发展

2024-07-05 16:53 来源:cityif微信公众号 作者:达尼尔·都歇

嘉宾:达尼尔·都歇(Daniel Duché)

法国遗产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原夏约建筑学校教师

采访:杨辰,同济大学副教授

DD=达尼尔·都歇 YC=杨辰

8bfb-628f0c79db819aa86d193f25f0818cdc.png

图为法国巴黎塞纳河和城市景观。新华社记者 高静摄

YC:法国自1887年颁布《历史纪念物保护法》以来,近一个半世纪建立了完整的文化遗产保护制度,请先给中国读者大致介绍一下这一历程。

DD:

法国的遗产保护体系相当复杂,它包括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物质与非物质遗产),涵盖国土、区域、城市、街区、建筑、物件等不同尺度,涉及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协作管理制度。这些制度不是一天建立的。就文化遗产而言,法国保护体系的建立大致经历了如下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法国大革命(1789年)以后,遗产的概念逐渐从“家族私有财产”过渡到可供大众欣赏和使用的“公共财产”,遗产保护也成为强化国家认同的重要手段。第二阶段是20世纪60年代后建立的“历史街区”(secteurs sauvegardés)制度(即马尔罗法Loi Malraux,1962年8月4日颁布),遗产保护的对象从建筑单体扩大到包含完整生活形态的历史街区和历史城镇,方法上也更加重视对城市形态和生活方式的研究。第三个阶段是1983年《地方分权法》的颁布,遗产保护从国家责任变为由中央和地方政府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第四阶段是2020年之后,随着气候变化、能源危机以及公众参与意愿的增强,遗产保护如何与新能源技术结合并积极融入现代民主社会成为当前法国遗产保护和管理面临的新问题。

YC:作为巴黎市玛黑历史街区(Le Marais)以及全法15个历史街区保护规划的主要编制者,您认为法国历史街区的保护方法和管理经验有哪些主要特点?

DD:

巴黎市有两个历史街区,玛黑区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巴黎第七行政区。实际上,1962年马尔罗法颁布之前,法国是没有历史街区概念的。当时只有“列级”和“登录”两类保护等级的历史纪念物(Momument Historique,1887年法律和1913年法律)、自然或城市遗产地(sites naturels ou urbains,1930年法律),以及对历史纪念物周边500米范围进行保护的规定(1943年法律)。历史纪念物最初主要是大教堂、城堡和一些著名建筑。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建筑师都没有接受过历史城镇和历史街区方面的专业培训;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对建筑本身进行设计,有时也考虑其周边环境的整理和改善。马尔罗法的主要目的是保护和提升整个历史街区,并为住宅和服务设施等生活空间带来现代性和舒适度。保护对象从建筑单体扩大到历史环境,不仅是尺度上的变化,也是视角和方法的改变。自1962年以来,我们对历史街区的干预方法和资金来源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今天,在特别关注建筑的同时,我们愈发意识到历史街区保护规划文本编制的必要性,以应对当前的社会挑战,并使其场所精神和集体记忆得到保护和传承。因此,我们在玛黑区保护规划中采用了多学科方法:城市规划师、建筑历史学家、建筑师、社会经济学家、景观建筑师都参与了我们的前期分析和研究。其次,我个人一直强调要挖掘和保留历史街区“时间层理”(stratification)特征。玛黑区拥有中世纪(16世纪以前)的古城墙、民用建筑和宗教建筑、17世纪的巴黎贵族住宅、19世纪的手工作坊和住宅建筑(社会住宅和中产阶级住宅)。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个非常受欢迎的街区还迎来了许多被赶出原籍国的欧洲犹太移民。玛黑区有着丰富的城市和人文痕迹,这些痕迹我们都可以从今天的建筑和城市形态中观察到。保留街区的历史环境并不只是讲故事(像大部分历史学家那样),而是要研究过去不同时间段的生活和空间利用方式,在今天的城市找到这些痕迹并予以保护和再利用。当然,历史街区的保护规划还必须符合《地方规划》(PLU-Plan Local d'Urbanisme)的指导,后者受国家层面《城市规划法典》(Code de l'urbanisme)的制约。《地方规划》(PLU-相当于中国的控制性详细规划)对法国所有城市都具有约束力,要求地方市镇综合考虑住房、交通、服务设施、可持续发展、环境和气候等问题。马尔罗法的特殊之处在于,某一地区一旦被划为历史街区,区内原有的《地方规划》就被历史街区的《保护规划》(PSMV-Plan de Sauvegarde et de Mise en Valeur)所取代。这意味着法国的历史街区保护规划不是一个专项规划,而是包含文化、经济、社会、空间、生态、气候等多维度在内的区域发展规划。

法国历史街区第二个特点是刚性管控与弹性引导的结合。“刚性”体现在作为历史街区唯一的法定规划,“保护规划”的普查和管控对象是包含了空间格局、街道、地块、建筑,甚至室内装修、特色构件在内的“多尺度、多要素”管控,这些管控要求也会以法定图则的方式,成为指导街区建设唯一的法律依据,保护规划甚至有对私人业主的室内改造方案进行监管的权力。“弹性”是指除了对传统店铺的大类功能变性(比如商业转居住)进行限制以外,保护规划对街区的业态变化基本持有宽松的态度。这与法国的“工商业自由法”有关,即政府和规划者不能也不得妨碍商业和其他经营活动的自由,但可以通过其他监管和法律手段对商业地点和用途进行管理,如卫生、环境卫生、噪音、对居民的滋扰、消防安全、交通便利、停车和交通等。当然,当前历史街区愈演愈烈的绅士化现象也与这一理念有一定的关系。

第三个特点是利用财税优惠政策来调动业主保护遗产的积极性。要知道,法国财政部也是马尔罗法的签署部委之一,这说明法国文化部在保护区制度创立之初就明白财政保障的重要性。马尔罗法规定,国家有权以维护公共利益的名义,强制要求历史街区产权人实施某些保护维修工程,甚至可以启动强制征收程序。这些历史建筑的产权人在尽其保护义务的同时,也享受一定的权利。具体来说,业主可以从国家援助(文化部对历史纪念物的补贴)或国家机构(专门从事改善居住条件的国营机构)中受益:法国为房主提供一系列补助金,补助金额因房屋用途和占用情况以及不同时期的国家政策而异。

第四个特点是“遗产建筑师”(Architectes du Patrimoine)和“国家建筑师”(ABF,Architectes des B?timents de France)制度。在法国,一般的建筑师或规划师是不具备从事历史纪念物和历史街区保护工作资格的,后者需要建筑师在遗产保护方面进行深入学习并获得专业文凭。“遗产建筑师”必须在职业建筑师文凭的基础上,在获得遗产建筑的专业文凭后才能够参加历史建筑和历史街区的调查、研究和修缮工作。在历史街区的保护管理过程中,文化部下属的法国建筑师(ABF)对业主及其委托建筑师提交的新建或翻新项目的工程许可申请提出意见。这支专业队伍的培养靠的是法国独特的遗产建筑师教育体系,其中包括有近一个半世纪历史的夏约建筑学校(Ecole de Chaillot)以及全法各大区的国立高等建筑学院中遗产建筑研究生课程的建立和完善。

YC:您认为当前法国历史街区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还面临哪些挑战?

DD:

法国历史街区的保护和提升体系十分复杂,在全球甚至在欧洲范围来看也是独一无二的。它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随着社会环境和气候的变化,我们面临新的挑战,如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特别是提高历史建筑能源效率的呼声越来越高,而这些问题都属于法国生态转型与国土协调部(ministère de la Transition ?cologique et de la Cohésion des Territoires)的职权范围。

废弃物管理、消除热岛效应、绿化和新的交通方式等重大问题对公共和私人空间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改善老旧建筑的隔热性能也是一个重要的技术问题,面对自然风险预防计划,如何使用底层建筑也是一个重大问题。因此,我们不能满足于仅由文化部管理的纯遗产和建筑方法。我们需要一个既雄心勃勃又务实的方法,为社会面临的新挑战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同时保护我们的遗产。因此,所有参与者之间的对话至关重要,这样才能使历史城镇和历史街区的城市规划专业人员向管理者和决策者提出合理的指导方针和选择。这样做的目的不是复制前人的做法,而是保留其精神,同时适应今天和未来的需要。我们的祖先就是这样做的,世界上每一座城市都是如此。

因此,对历史街区的保护和提升涉及对保护程度的把握、一种地方精神、文化的敏感性以及对管控工具的创新,以确保最终的理想结果。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倾听在城市中工作的各种专业人士的意见,了解他们的行业和专业技能,倾听城市居民的意见、需求和愿望。如果没有这些思考和讨论,我们就不可能在保护遗产、保护我们希望留给后代的地方精神,以及使其适应城乡新的生活方式方面提出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YC:您对中国的文化遗产保护,特别是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有什么建议吗?

DD:

我和我的同事曾经去过中国的一些地方,有大城市,也有古镇和乡村。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与其提建议,不如谈谈我简单观察后的一些感想。我注意到中国的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是由城市规划部门负责,这可以避免建筑师的单一视角。在同济大学的一些联合工作坊工作中,我看到还有环境学院的师生参与古镇和村落的水系调研,这非常好,可以拓宽遗产建筑师的视角和问题意识。另外,我听说中国的文化遗产,包括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也是由政府多个部门各自承担其管理职能。因此,部门之间在顶层设计阶段的沟通和协调就非常重要。

法国的历史街区保护和管理有经验,也有教训。每个国家的方法选择都根植于各自国家独特的社会、文化和制度背景,中国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也应该探索和选择自己的方式。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推动城乡权利平等开放,促进城乡人口自